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张叶】理智之城 01~03

好文推荐

从欢:

……


……


这是第三次了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呃,希望这次我能写完?


02、03有细微修改,不影响大致走向




01




-----------------






02 星河




       张新杰终究表现得一如往常的平静。


       以他一丝不苟的性格,在世邀赛这种无比重要的时刻,是绝对不允许自己为什么而分心的。想来叶修也是一样的吧。




       “老叶,你来我有事跟你说。”


       今天早上的训练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去餐厅。叶修还在那无知无觉地浏览视频整理资料,他回过神,就见训练室里已经空空荡荡,显得特别清冷。


       叶修一边保存着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分析的文档和下载的视频,一边顺手点起一根烟,去把窗子打开通风。


       就在这时,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进来了。


       张佳乐左看右看了几遍,确认了隔墙无耳——尤其是某个人的耳,当然事实上他是知道某个人绝不会在这时来训练室的,但他就是有点心虚啊!


       “你又抽烟!”


       张佳乐上来就要掐烟。


       叶修敏捷地躲开,无奈:“我说你们幼不幼稚,什么仇什么怨JJC解决啊,别总拿这个来说事儿行不?”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在张佳乐扑过来时得意地往他脸上喷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我操老叶你有病吧!”叶修抓得时机太好,张佳乐张着口避无可避,一鼻子烟毫无防备将他呛了个正着。张佳乐表情狰狞地伸手,叶修立刻像一尾鱼一样哧溜从他腋下穿过,已经在他身后了。


       张佳乐郁闷:“又不是刺客,你装什么交叉侧步!”


       “没办法,哥全职业精通嘛。”叶修舒舒服服地吐出一口烟,“你羡慕不来的。”


       张佳乐没好气:“行了行了我说不过你。找你有正事,别耽搁时间了。”


       “什么正事?”


       叶修漫不经心。


       “我感觉新杰这几天不对劲,他以前睡觉从来都跟生物钟强迫入眠一样,不到半分钟就睡着了,但是这几天晚上我总能听到他反复翻身的声音,十好几次呢,有一次都凌晨1点多了!你没发现他都有黑眼圈了吗?”张佳乐低声说。


       叶修乐了:“你半夜1点还在数他翻身的次数?真爱啊这是。”


       “屁真爱,我就想上个网刷个微博,他不给我机会啊!”张佳乐苦不堪言。


       叶修微微皱眉:“除了这个,他还有哪儿不对?”


       张佳乐仔细想了想:“就这个吧,我平时也没怎么关注啊,谁能想到他会出什么问题……国家队里最让人放心的就是他和喻文州了好么。”


       叶修挥了挥手:“行了行了,吃你的饭去,我会解决的。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别影响了训练。”


       张佳乐对于他这幅看似敷衍的样子很是不爽,你说你要管就管啊,显出这幅样子,这要换个人,比如孙翔唐昊那样的,肯定会对你产生误解啊!


       叶修哪里注意他的心思,早就继续整理资料去了。




       下午训练时,张佳乐频频出神,老是关注着张新杰和叶修的动作。两人稍微靠近一下,他都要紧张半天,但叶修表现得十分专注,仿佛根本没听张佳乐说过什么,张新杰……张新杰也很正常。


       张佳乐想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自己算什么事儿啊!


       这个下午,他的训练成绩惨不忍睹——尤其是速度练习,都可以和喻文州一较高下了。叶修不急不缓地把他的一连串数据都仔细地讲了一遍,最后拍着喻文州的手亲切地说:“文州,恭喜,手残再也不是你的专属代名词了。”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微笑微笑再微笑。张佳乐咬牙切齿狠狠瞪了一眼张新杰,对上对方波澜不惊的眼,瞬间看透了这个世界。




       晚上快到九点,叶修去了游泳池。


       别误会,旱鸭子的他当然不可能是去游泳的。其实叶修已经观察了张新杰一下午了,对方表现得完美无缺,和张佳乐是两个极端,任谁也看不出来这个人竟然会失眠好几个晚上。


       压抑得越深,后果越严重。这反而更坚定了叶修想找张新杰谈谈的决心。


       何况……


       这本就是他引起的。




       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室内游泳池设备齐全水温适宜,还特地开辟了另一个泳池,安装有最高档的PHNIX泳池恒温热泵,据说以后还要扩建为无边界泳池,专为贵宾提供。国家队十三位选手已经不止是贵宾级,而是国家级了,毫无疑问有这个资格。


       叶修在外面稀落的人群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便直接去了里面。


       饶是叶修,也不由得被震撼了。


       里泳池不负“宇宙星河”的宣传效果。深黑色的四壁犹如广阔无边的幕布,包围了这个巨大的空间,而其上优雅而凹凸不平的椭圆形穹顶点缀着细碎的浅色光芒。这碎光倾泻而下,落到池水里,仿佛一瀑冷蓝的星河,随着池水的微漾载浮载沉,神秘动人。


       叶修一眼就看到了张新杰。


       他靠着池沿的一层阶梯,正在小憩,全身隐没于浮浮沉沉的星河里,整个人都有一种遥远的距离感。


       然而他露出的一张脸,眉是微蹙的,唇线不如平常抿得紧,流畅的轮廓线条在冷蓝的衬托下,居然还带了点不自觉的浅浅的温和。


       违和的是他眼下的深色。


       叶修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故意踩了一步,只是比平常更重点,这声音也在如此空阔的地方有了回音。


       张新杰霍地睁开眼。


       “累了?在这都能睡着。”叶修走过去,站在他靠着的边上,捡起地上的眼镜在手里把玩。


       张新杰没回答他,茫然地摸了摸光滑的石板,眉蹙得更深。叶修看他一脸没清醒的样子,简直要嘲笑出声,最后想起自己作的孽,赶紧摆正态度,把眼镜递过去。


       他一弯下腰,淡淡的烟草味袭击了张新杰的嗅觉。张新杰一把抓住他的手指。


       这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动作。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叶修更无防备。


       叶修一愣,挣了挣,居然没挣动,张新杰抓得很紧,仿佛这是他上岸得救的唯一契机,绝不能轻易放过。


       叶修心里蓦然一沉,觉得那点预感已经破土而出。


       但其实这也不过电光火石间,张新杰已经无比清醒,瞬间松开手,那眼镜顺利地过渡回了主人的手上。他戴上眼镜,看了看来人:“你也会来游泳池?”


       叶修撇嘴:“我又不是来游泳的。”


       张新杰惊讶:“停电了?”


       “……难道我除了玩荣耀就没别的事儿了。”叶修无语。


       张新杰认真道:“还有抽烟。”


       叶修:“……”


       这个时候就不要体现你的严谨了张大牧师!


       “什么时候回去?”叶修问。


       “十点。”


       叶修转头,看到了椅子上张新杰的手机,他看了看时间,“九点半了。”


       “找我有什么事?”张新杰问。


       叶修道:“关于前几天那件事。”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张新杰沉声。


       他语气严肃郑重,如同发誓。叶修看着莫名想笑,又觉得这样有点不好,轻咳了两声,淡淡道:“新杰,你是不是把这事儿看得太严重了?就算被人发现了也没什么,我又不是选手,没有禁赛的风险。”


       “当然严重。”张新杰反驳,“叶修,你在荣耀里的地位和影响毋庸置疑,一旦被捅出来,别说国家队,连兴欣都会受到波及。”而这些,都是你不愿看到的。


       叶修叹了口气:“但我并不希望这成为你的负担。你只要专心训练好好比赛就行了。”


       张新杰蓦地明白了:“你怎么看出来的?不对……”他沉思了一秒,“张佳乐前辈告诉你的?”


       张佳乐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泄露他,看来是不行了。想要骗过心思缜密的张新杰,叶修都不敢打包票,更别提和他朝夕相处的同队队员兼室友了。


       叶修为张佳乐默哀了三秒,好心地避过这个问题,果断下结论:“这么说你确实受到影响了。”


       张新杰点头。


       “我以为我可以克制的。”


       “但你失败了。”叶修毫不犹豫地接上,问,“什么原因?”


       张新杰凝视着他,深吸一口气,冷蓝的碧波似乎也在他永远冷静的眼里荡漾开来。叶修就蹲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蓝也同样如隔膜包覆着他,但不似张新杰的柔和,这角度,反而更显得他高高在上遥远淡漠,如同曾经被所有人捧上神坛的神。


       后来他被粗暴地拽了下来。


       但现在,他重新一步步走了上去,更加无所畏惧,遥不可及。


       张新杰突然伸手,准确地抓住他的手腕。叶修诧异出声:“干吗?”他看到了对方唇边微微勾起的弧度。


       然而张新杰什么都没说,一把将他拖下了水!


       “张新杰你疯——”


       叶修大惊!


       不会游泳的人大多对水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叶修也不例外。


       池水将他没顶之前,他还有那个理智去思考张新杰受了什么刺激,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冰冷的漾动就完完全全地围杀了他,叶修开始拼命挣扎,四下里都是空落落的,偶然摸到了张新杰结实的腹肌,却滑不留手。他刚刚开口,潮水便汹涌进了口腔,堵住了无声的求救,还带来深深的窒闷感。


       这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时候,一只手,坚定地碰到了他。


       稀薄的温暖如同火烫,从那最初的一点迅速蔓延。


       六神无主的叶修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本能般去追逐那只手。当他终于掌握了这根稻草时,整个人都过电般抖了一下,情不自禁松懈了一瞬。


       他这才有空感觉其他的。视界内是无边无际幽邃的蓝,深深浅浅地扭曲着,吞噬着,纤细模糊的光影构成了一个缥缈而惊悚的梦境。梦境里,有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容,他看不清表情,却能清晰感知到对方的专注凝视。


       叶修努力睁大眼,执着地去触摸那个人,仿佛全世界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个人,这一点热度。这个人的存在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和重要。


       这个人,是张新杰。




       张新杰任由他纠缠上来,紧紧反抱住他,在无声的呼救中,吻了上去。


       天旋地转,水浪声声。




03 交织(上)




被屏蔽部分






tbc?




看完了别忘了回来点小红心啊!



评论
热度 ( 127 )
  1. 水榭淼淼从欢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