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all叶】《荣耀之路》(一)斗神陨落

好文推荐

翃鹓_(阿渊:

   #架空向长篇,荣耀大陆,人类&魔物


      #all叶/伞修有


      #参考原著剧情发展/多私设


      #lo新人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


  


  ******他从神的王座上坠落,又在雪夜中迎接新生******


  


  赤红的旗帜在高高的城墙上迎风飘扬着,已经入冬了,刮面而过的寒风犹如刀割,吹得那旗子也是猎猎作响。萧索的寒冬没有多少颜色,放眼望去除了被白雪覆盖的枯枝就是生机荒芜的土地,但即使是在如此寒冷的季节里,看到这座城域里到处悬挂着的鲜红旗帜也不自觉地温暖了几分。


  


  这里是荣耀大陆上地处中部的嘉世城域,为数不多的拥有强大战斗力守护战队的大城域。提起嘉世这个名字,几乎所有人都会流利的说出它身上承载着的那些无可企及的荣耀——荣耀战队职业联赛三连冠。


  


  一个真正的王朝。


  


  繁华,安定,多少人都不远千里慕名来到嘉世城域中定居,从此建立起一个力压其他城域的传说。


  


  而这个传说,从来不会与另一个名字分离。


  


  叶秋——嘉世战队的队长,三次冠军,三次最有价值选手,全职业精通,荣耀教科书,四大战术大师之中唯一的攻坚手……加之在他身上的荣耀是如今荣耀大陆上所有战斗者需要仰望的巅峰。


  


  以及他身负的耀石,一叶之秋。


  


  叶秋,斗神。


  


  然而这位王朝的缔造者,现在正从两幢房屋的黑暗夹缝中小心翼翼的向外面灯火通明的街道看去,嘉世赤红的标志在他眼中已俨然是一道道阎王的催命符。冷风从通道口无情的灌进来,叶秋打了个哆嗦却不发出任何声响,裹紧了身上唯一一件勉强能够御寒的大衣,慢慢的倚着墙滑坐在地上。


  


  “嘶……还真是冷啊。”


  


  他暗暗在心里说着,脸色极度的苍白显示出他此时的状况非常不好,嘴唇冻得发紫,穿着简陋到根本不足以抵御这种温度的衣物尽量将自己蜷缩起来,却还是无法挡住不断侵袭的寒意,正在冰冻着他的四肢百骸。


  


  其实寒冷,尚不足以令他如此落魄狼狈,只是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失去耀石的感觉,准确的说,是被人强迫着将耀石生生从身体中剥离的生不如死的痛苦。


  


  他这个斗神,已经不复往昔的光辉了。


  


  他失去了一叶之秋。


  


  这听起来像个天大的笑话,叶秋自己都想笑。常年身处战斗的第一线练就的敏锐听力能够令他分辨出街道上传来的各种谈论话语,嘈嘈杂杂,无非还是那些对于嘉世战队自从三连冠之后成绩连年下滑的抱怨与指责,说来说去最终还是归到了他这个队长的身上。


  


  战绩卓越却从不露出真容的叶修,拒绝所有公开场合与活动,在嘉世战绩下滑甚至偶尔几次出现了魔物入侵时援助失败造成较大的人员伤亡之后,原先的神秘都变成了一种天大的错误。队长这种职务往好了的说,战队发展好的时候就是万人敬仰,战队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一盆盆的脏水全部都是队长来扛。


  


  什么叶秋这个荣耀联盟最初一批的战斗者已经老了,战斗状态也下滑了,什么蓝雨微草霸图都渐渐发展壮大,老将不适合这个新人辈出的时代了。嘉世的支持者习惯了站在整个荣耀联盟巅峰的感觉,有一日这个地位失去了,他们总需要一个人当成发泄目标,宣泄心中的不满与不甘。


  


  其实最不甘的人,却应是那个亲手创造这些记录与传奇的家伙。


  


  略显急切地脚步声从过道中接连过去了,叶秋的呼吸沉了沉,身体仿佛定格在这一刻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仰面望着房屋夹缝中露出的一小片夜空,厚厚的云层压下来,恍若山雨欲来之势,倒真的不是什么好天气。


  


  叶秋扶着墙站起身来,朝更黑暗的深处走去,为这座城域奋斗了这么多年,这里的繁荣与兴盛可以说是他一手创造与守护,哪里有什么小路有什么通道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然而对这座城域的熟悉,如今却要用来拼尽全逃离了。


  


  他拼着最后的一点法力逃出了嘉世的主城,凭着对地形和道路的熟悉度几次甩开嘉世战队的追捕,终于是到达了嘉世的北部边境,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城镇。


  


  只是他的身体状况太差,现在根本无法与人战斗,更别提对付那些嘉世战队中的职业选手。寒夜太冷,被剥夺了耀石的虚弱身体还没有恢复,手脚都已是冻僵到失去知觉,他只有用随身携带的短刀在大腿上一道又一道的划出伤口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他不能落入嘉世手中,他更不能死在这里。


  


  叶秋一边小心的躲过人群从黑暗中悄悄走过,一边无意识似的摸上脖颈间的银色枫叶挂饰,苏沐秋……那么大的秘密我竟然到今日才发现,我也真是……呵,有朝一日竟然与嘉世走到了如此境地,怕是那么聪明的你也没有想到吧。


  


  谁又能想到呢?


  


  七年前的我们以为的意外,却是由嘉世,不,陶轩他们造成的。


  


  眼前的光芒似乎越来越亮了,白得刺眼令他看不太清楚道路,嘈杂的人声也渐渐消失,冻僵的身体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这真的不是一个好现象。叶秋恍惚间似乎是走出了城门,却又好像看到一个霓虹灯光闪烁的标牌,他真的太累了,累到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失去了,记忆中最后剩下的除了一片黑暗就只是两个字。


  


  兴欣。

评论
热度 ( 303 )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