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韩叶】倒影 (1)

好文推荐

一軌-一只做白日夢的鬼:

原名: 夢中曲


 


已全文修改過。




√湾家语气有


√大长篇


√保证HE,只是会有虐心


√但放心楼主语死早,写不出虐感


√OOC一定有但我尽量避免了呜呜


√原著向


√求帮忙捉虫


√希望所有看过的人点个红心<3


都没问题?开始啦!


-----------------------------------


兴欣网吧




一名男子坐在电脑前,盯着眼前的萤幕,啪咑啪咑的敲击键盘。


不一会,荣耀二字占据整个萤幕,叶修的双手离开键盘抖了抖已经有些长的烟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调整好头上歪掉的耳麦,重新聚精会神紧盯萤幕。




门口传来两声闷响。




然而门后面的叶修耳中只听见枪火交集的爆炸声。




门外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加重了敲击的力道。


叶修拿起一旁的水杯。




直到一场对战结束,叶修拿下挂在耳上的全罩式耳机。揉了揉酸痛的耳朵,把仅剩一截的烟蒂按熄于烟灰缸。




几声沉闷且急促的敲击从门后再度传来,叶修起身打开了门。




一个高大的身影堵在门口,紧锁的眉头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握成拳头敲击门板的手还举在半空。




「摁?」


叶修微微抬头,就撞见一个眼神凶狠地盯着自己。


「……老韩?」


惊讶的微微张开了嘴,而门外站着的人只是点了点头已做回应。


「这么快就来了?」


阖上微张的唇,叶修收起眼里惊讶的情绪,如往常一样的摆出嘲讽脸。


「不请我进去?」


韩文清只是淡淡的开口。叶修耸了耸肩,似有似无的勾起嘴角,双手插着口袋转身背对着他走回自己的电脑座位。




韩文清抬脚跨进训练室,随手关上了一旁敞开的大门。




室内陷入一片沉寂,仿佛连空气都要凝结了般。


只有叶修那时不时传来的敲键声和点击滑鼠的声音。




「老韩啊,来兴欣做什么?不会是窥探敌情吧?」


叶修率先打破这压抑的沉默。


「有话跟你说。」


「愿闻其详。」


叶修挑眉。


韩文清手伸进兜里摸索了一会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叶修。


叶修抬眼看着对方,伸手接过打开盒盖,里面躺着一个有些破旧的游戏机。


「你还留着?」




脑海掀起一股潮流,播放着那个被尘封的记忆。自己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天秤的平衡,却突然被泼了一盆彻骨透凉的水,天秤瞬间倾斜,硬生生地也如此轻易的持的打破,不留余地。最后只剩下些许残骸,水珠沿着边边角角低落,不知倒印了谁青涩的脸庞。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个小小的游戏机,久久不语。




该结束了吧。


那个声音像是梦魇般不停的回荡。


梦里,那人用对他说着情话的双唇,说着该结束了吧。


直到他从梦中惊醒,他被无边的黑暗带入深渊,最后像是著了魔般的,自己先开了口。




他陷进情欲的海,无情的拍打着他的身躯,拼命挣扎,却是越沉越深。无法碰到海底,便是永无止尽的颠坠。眼前除了一片黑暗,还有那记忆中被海浪给冲散的身影。




但是,在怎么冰凉的海,待久以后也像是与自己融为一体,如同自己的体温。


所以总说,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可是,不知怎的他们却步出了彼此的生活。


他们的生活再没有彼此。


他们用缓慢、难以察觉的方式,将对方推离自己,推离有他在的世界。


一切都变了。




就像几乎与大海融为一体的鱼儿,突然被刚硬的铁丝打捞上了岸,在岸上拼命拍打着自己的鱼鳍鱼尾,望着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深蓝色,触手可及却又无能为力,向往却又惧怕。




而叶修只是不厌其烦的一次次挥去那浮现在脑海的画面。那痛苦不堪回首的回忆,却也甜腻的让人着迷的日子,终将尘封在心底的最深处。




「叶修?」韩文清看着出神的叶修,不确定的喊到。叶修这才回过神来。他将盒子盖起,道:「谢了。」




「……走了,再见。」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又总有根刺卡在喉咙,一开口便是椎心般的痛。


看了看那个皱眉的叶修,突然,莫名的一股怪异感从心底发出。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一把拦住叶修的腰,头埋在叶修的颈窝轻轻的蹭了蹭。温热的气息轻吐在对方身上,熟悉的烟味传来,韩文清竟觉得烟味是那么的好闻。




「怎……」


怀中的男人像是突然被投了僵直弹,身躯紧绷一动也不动。




浑身不对劲,被眼前的男人束缚着宛如窒息一般,心底涌起巨大的波涛,跌进那个黏腻的发甜却也心揪的日子。


近的触手可及,却又远的如千山万水,伸出手也构不着,只能隔岸相望。




那天的分开,是如此的平淡。没有纠缠,没有不舍,甚至连面也没见到。




彼此分明是如此的深陷进对方的深渊,却散的一点也不轰天地烈。


聊天室里的一个讯息决定了彼此的去向,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的平淡。不该是这样平淡的。




韩文清只是渐渐收紧了放在对方腰际上的手掌。


全身细胞都在歇斯底里的尖叫,流动的血液几乎凝结。内心有个声音在撕心裂肺的嘶吼着,不知道是对着自己,还是对着谁。




同样的你,你还是你。


然而不管是对你、还是对自己,周遭却仿佛被陌生感所围绕。


连自己都快要不认得自己。


连自己都快要不熟悉自己。




越是想着,自己攥着对方越是用力,恨不得把自己与对方融为一体,扒开对方心底一探究竟。




叶修只是将双手垂落于身旁,无声等待着对方的自动退开,任凭交叠的身躯越来越紧。


或许,那人只是需要一个理由。


或许,那人只是情不自禁。


又或许,是自己的眷恋,舍不得推开。




在被拥入怀里的那一刻,飘游不定的心定了下来。


被空虚占据的身躯在那刹那被填满。脑海里满满都是他,心底反反覆覆的都是念着那个熟稔的名字。


苦涩几乎快要涌出心底。


不由自主的,他只想对着他大吼我他妈为什么离开了你。


不由自主的,他只希望能跌进那个温暖狠狠发泄一场。




然而理性最终胜过感情,却不是完胜。


理智告邂自己不能那么做,但是他纵容自己回到那短暂的美好。


就算只有短短的几秒,占不到他人生中的几分之几,也好。




自己腰际上的手渐渐松开,两人的距离仅有一步之隔。


韩文清淡淡的开口,说,抱歉。而叶修只是收起脸上一惯的笑容,正经八百的摇摇头说没事。




看着韩文清离自己从一步到两步、从两步到五步、从五步到十步,渐行渐远。


有股冲动肆意增长,怂恿自己上前拉住对方。




厚厚的大门被拉开,缝隙越来越大直到可以挤进一个人。砰的一声,大门重新掩上,视线范围再也找不着那人的影子。




仿佛从没到来过一样,只有那真切的温度还残留在自己身上,他才能确信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




韩文清走了,训练室又重新剩下叶修。


整个空间又重新安静了起来,静的连叶修的呼吸声都几乎消失,只有电脑的主机轰轰声的运转。




叶修无力的走到他的座位,仿佛失去力气般的坐下。慢慢的掏着烟。节股分明,好看的过份的手,轻轻的夹着烟,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




胸口仿佛被大石头压着,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叶修疲劳的按了按太阳穴,手指间夹的烟已经积出不短的烟灰,抖了下烟灰,疲惫得靠在椅背上,叶修闭起眼睛。




思绪飘荡到名为回忆的海,似有一叶扁舟在海央载浮载沉,偶尔掀起的高浪打湿了自己的鞋,凉透了全身。




过往一旦被提起,便想忘也忘不掉。如噩梦一般挥之不去,却又如美梦一般不舍得睁眼。唤醒深深埋在心底的东西,脑海闪过无数画面、无数对话、无数个缠绵的难分难舍的夜晚、还有那个,他们真正失去彼此的那天。




宽广得道路上,两人并肩走着。眼前却突然出现了叉路,而那叉路只容纳的下一个人。




他们分到扬镳,各走各的道路,以为彻彻底底地走出了对方为彼此构筑的世界,像是两条从未相交过的平行线。


以为他不过是他全部中的一部份。




但那也只停留在以为。


总下意识的寻找彼此的身影,相濡以沫的习惯根深蒂固般的无法改变。


只好发狂似的将精力留给一个名为荣耀的游戏,试图掩盖那忙碌下的孤寂。




从十六岁到二十二岁,七年的时间,对这个人的感情像是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理所当然的存在着,有时候甚至感觉不到。直到那天真正的割舍,才知道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




而遥远彼方的他,满目荒芜,不停找寻着那陌生的熟悉。


反反覆覆的停留,却没有驻足永远。于是一次又一次地把落愧留给自己,最终却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一切都是那天开始的。


那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是一切的开端。




TBC




----------------------------


LO主想了很久要断在哪,就决定是这了((认真


谢谢所有看到这的小天使~~~


虐吗?不虐我造;;;;


不虐也没关系,因为不虐所以后面可能也不会太甜('◔4◔)




我的处女座请多多指教ヾ(*'∀`*)ノ

评论 ( 1 )
热度 ( 64 )
  1. 水榭淼淼阿癸。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