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韩叶】Love is Love (1)

好文推荐

墨玉清欢:

第一次尝试没有存稿就发。因此,欢迎收藏tag订阅。


我并不知道tag里会不会有别的东西。


新坑边写边发,因此更新不定。要知道我是个拖延症晚期_(:зゝ∠)_


特种兵队长韩文清X雇佣兵队长叶修


欢迎催更。虽然不一定能不能一催就更。


何况同时我也在写另一个自己的脑洞【好想剁手x】


梗来自 @斑驳 ,感谢A川的授权脑洞!简单讨论了一下发现根本停不下来!


荒野求生相关,详情请移步A川微博,如有知识性错误欢迎指出。


对了一定要提一下,原本熊类的洞穴是会选在背风坡的,然而搓比作者为了剧情,实在找不到大型穴居在迎风坡的动物了,只好强行让熊到了迎风坡【跪Orz


题目来源于Culture Club的同名歌曲《Love is Love》感兴趣的可以去听一听,这个题目大概就是想说韩叶党头顶青天,命中注定那个意思吧。


初次相遇,begin.


“您的好友——叶修,开启了嘲讽模式。”


“您的好友——韩文清,开启了炮轰模式。”




-------------------------------------------------------------


C国,某特种部队办公室。


刚从训练场上被叫下来的韩文清穿着滚了一身泥巴的作训服,不明白为什么领导突然把他叫过来。不过没什么抱怨的神情,只是双手背后等着领导的命令。


“少校韩文清。”


“到!”


办公桌后面的二毛三翻了翻手中的资料,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抬眼看着韩文清,面容严肃了起来,放下资料道:“韩文清,现在有一项特殊的任务,归期不定,危险性未知。你可愿意接受?”


韩文清听着二毛三虽然是疑问句却是不容反驳的语气,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报告,我想知道任务内容。”


二毛三摇了摇头,“在你没接受任务之前我不能透露任务内容,这是机密。我只能说,如果你接受了任务,那么在你完成任务之前部队将不会承认你的身份。”韩文清眉头皱得更紧,他并非没有执行过这种机密任务,但都是小队出去,他并未出过一个人的机密任务。


不过韩文清犹豫了一下,军人的天性还是让他答应了,“报告,我愿意接受任务。”


“那你把这份任务资料拿回去吧。简单准备一下,晚上9点直升机在停机坪等你。”二毛三递给韩文清一个密封的档案袋,又强调了一句:“注意保密。” 


“是。”韩文清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等到韩文清关门出去后,办公室一个角落里突然传来一个带笑地声音,“你怎么选他。”只见二毛三一反刚才严肃正经的模样,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嘿嘿一笑:“他怎么了,我就喜欢这个兵蛋子。外刚内柔,忠心耿耿,有韧劲儿,沉得住气。”


“我听说那边派的人可是叶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二毛三摸了摸下巴,笑了笑没再继续解释。角落里的人也没再继续追问,办公室再一次陷入了沉静。


 


A国,某雇佣兵基地别墅。


“喂?”叶修坐在一面大落地窗旁,叼着烟神情放松地看着窗外,一手随意的拿着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愣了一下,复又笑了笑,唇间的烟随着笑语上下挑动,“行,我去。”


那人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叶修拿下烟夹在指间,不在意地摆了摆,也不在意电话那头的人看不到,“没事,你是老板,当然你说了算……嗯,我会安排好小队的事情,您也多看着点这些小崽子。嗯,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的叶修依旧看向窗外跟着教官学格斗的成员们,回想着刚才老板给他的任务,若有所思地露出一个笑容。


 


晚上9点。


韩文清如约站在停机坪,一身再普通不过的迷彩服,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军衔和臂章皆已卸去,从现在到他回来,他都不再是中国军人,档案也会封存。


直升机一路飞了将近一夜,天亮之时才缓缓降落,韩文清得知他将来几个月的搭档已经在目标地点等待他了,一时间竟然还有了点好奇之心。下了直升机,韩文清远远便看到一个人靠在一棵树边,似乎叼着一根烟,也是穿了一身迷彩服,这点上倒是出奇的默契。


韩文清走上前,叶修注意到身旁来了人,掐掉烟笑着道:“你好,我是叶修。”


“韩文清。”韩文清克制了一下自己想要敬礼的冲动,于是只是略显冷淡地点了点头。叶修也不在意,转头吩咐送他的人可以回去了。送他来的那个小伙子笑着大声冲叶修喊:“头儿你可得活着回来!”叶修抬脚踹向那个小伙子,笑骂:“盼我点好!”可惜还没踹着那小伙子便蹿上车一溜烟跑了。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向韩文清笑笑:“走吧。”韩文清看着叶修和那个小伙子笑闹,也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便和叶修向密林深处走去。


叶修在前,韩文清在后,二人出乎意料的沉默,韩文清倒是对这样的安静甘之如饴,他本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只是闷头走路,倒是叶修觉得在未来至少几个月之内都要和这个人相处,总不能一直这样沉默下去,于是一边扒开灌木前进,一边开口道:“你是军队的人?”


韩文清从喉咙里应了一声,见叶修徒手扒开灌木,忍不住皱了皱眉,停下脚步的同时把叶修拉到自己身后。


“怎么了?”叶修不解。


“你太慢了。”韩文清瞥了眼叶修,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砍掉灌木开始大步前进。


叶修失笑,勉强跟上韩文清明显扩大了许多的步伐,道:“不必着急吧,路还长,任务也没有具体要求时限……”


“速战速决。”韩文清扔下硬邦邦的四个字,只是觉得他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队友”居然还有着“磨洋工”的心思,在部队一切讲究效率二字,韩文清自然看不上叶修这种慢悠悠的性子,他不知道叶修的身份,只知道叶修并不是部队的人,他看到的资料中也只是写明了他们的任务目标和一些基本的关于地形地貌的资料,看着叶修漫不经心的态度,韩文清第一次对任务能否完成抱有怀疑。


走在后面的叶修看着韩文清大跨步前进急吼吼地样子,一时间有些无奈,这也是他并不是很喜欢军队,尤其是特种部队这种地方的原因,太过追求效率以及个人能力,以至于有时候很难和除了他本身队友之外的人交流合作。看来这一路还有的磨呢……叶修眼看着又落了韩文清一段距离,不得已加快了步伐。林间人迹罕至,却并不寂静,此时正值夏季,树木繁茂,有几缕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下来打在地上,韩文清的身影沉默而坚毅,叶修双手插兜,嘴角噙笑地跟在身后,虽然是普通的迷彩服,却被叶修生生穿出了休闲服的效果。


蓦然林间远远传来隐隐的猫叫声,韩文清皱眉,“森林里哪里来的猫?”


叶修闻言驻足,仔细一听,也皱起了眉头,左右观察着寻找什么,“要下雨了。”


韩文清转过身,“下雨?猫叫跟下雨有什么关系吗?”叶修神色揶揄,戏谑道:“韩大队长这就不知道了吧,刚才并不是小猫的叫声,而是黄鹂鸟的叫声。黄鹂鸟发出这种叫声,一般就要有阴雨天气了。”韩文清脸色瞬间黑了一层,他居然被这个做什么都慢悠悠的人笑话了,他刚想说什么,便看着叶修一下子收敛了玩笑神色,渐渐严肃起来:“现在我们在这座山林的迎风坡,现在又是夏季……”


韩文清一时间也顾不上别的,不稀得和这个人计较,开始左右寻找能够避雨的地方,夏季雨水充足,雨一旦下起来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找一个干燥的地方避雨就成了当务之急。也许是他们的运气好,在他们前进道路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洞口向着山脚,不会存住雨水,两人走进山洞,韩文清也没管叶修干什么去了,自己往里走打量了一下,洞内一股腥臊味,韩文清蹲下身,用木棍扒拉了一下角落里的东西,皱着眉头。


“怎么了,韩大队长。”身后响起了叶修的声音,韩文清听到那声“韩大队长”就一阵烦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叶修这声韩大队长充满了讽刺性,又不知道该怎么出这口气,只好闷声道:“这个洞应该是属于熊的,可能出去觅食了。”


“那也没办法了,现在再出去找估计要来不及了。”叶修笑了笑,韩文清这才想到回头看了看叶修,发现叶修自觉地出去捡了木头回来用来生火,韩文清挑了挑眉,倒是有点惊讶叶修的主动。


叶修显然看出了韩文清的惊讶,觉得有点好笑,摸了摸鼻子,笑道:“韩大队长,我有这么差劲吗?捡个木柴也能让你这么惊讶。”还没等韩文清回答,叶修放下木柴,双手环胸:“你可以怀疑我,但你至少应该相信你的领导吧?”


韩文清没说话,冷着脸从包里拿出防水布铺好,至今他除了看到这个人会些旁门左道的冷知识,还真没看出有什么本事来。


“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韩文清出去找些草茎来铺陈,与叶修错肩而过的时候冷冷留下一句话。


叶修听着韩文清明显不满的语气,虽仍然噙着笑,却神色不明。


韩文清回来后,刚刚铺好二人休息的地方,便只听外面开始雷声轰鸣,顷刻便落下倾盆大雨,雨势湍急,不一会儿便在林间汇成几股水流奔流而下,叶修和韩文清围坐在火堆边,默契的不提刚才的话题,叶修看着外面,笑道:“反正现在也是闲着,不如我们简单捋下任务吧。”


韩文清没有说话,叶修便权当默认了。简单思考一下便开了口:“我们的任务是翻过这座山林,去取一个硬盘,硬盘内容未知。这座山被称为‘埋骨之地’,据我所知,想要徒步翻过这座山,至少需要两个月,这还是在没有任何阻碍的前提下。至于会不会有别的势力前来抢夺还未知。况且这人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这座山本身……”说到这,叶修皱了皱眉看向外面被雨幕笼罩着的树林。


“人心难测,自然终究还是有规律可循的。”韩文清神色淡淡,往火堆里填了填木头,火光倒是把韩文清严肃的神色照得柔和了许多,叶修瞧着韩文清手指上厚厚的茧子,一笑:“我倒是头一次和军队的人合作。”


“我也头一次和来路不明的人合作。”韩文清冷冷一瞥,丝毫不为所动。叶修似笑非笑:“你们领导没告诉你我是谁?”


“如果我知道是和你这样的人,我会提出反对。”


叶修不置可否,不过是多半天而已,如若真的较真起来,他也未必有多看得上韩文清,空有本事,人情世故匮乏,做事总是急吼吼的,看起来还固执死犟,若要数上缺点也不少。


“这座山是C国与B国的分界,而B国毒品种植业发达,更何况C国边防森严,毒贩子为了生意恐怕也要从这座山翻过去。”韩文清看着外面眯了眯眼,回想着自己对于这座山的记忆,他曾经为了剿灭毒枭来过这里,但那毕竟有熟悉的队友,有足够的支援。而现在……韩文清看了眼闭目养神的叶修,决定还是暂时不要想这个了。


“我们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就算遇到了我也能带韩大队长逃掉的,放心吧。”叶修双手枕在脑后,含着笑意说道。


在成功看到韩文清脸色变得难看之后叶修满意地闭上了眼睛:“看来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韩大队长要是累了便叫我起来守着就好。”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睁开了眼睛,笑容带着点顽劣:“当然,如果韩大队长信得过我的话。”然后便不再看韩文清的脸色继续闭目养神。


韩文清冷着脸,手里的木枝早已被折成了好几节。外面大雨倾泻,山洞内二人各怀心思,度过了他们相遇的第一个夜晚。



评论
热度 ( 134 )
  1. 水榭淼淼墨玉清欢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