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伞修|原创】神说重逢·日常篇(一)

樒林杏阁尔:

从贴吧搬过来的,贴吧有神说重逢日常篇完整版,链接如下:


http://tieba.baidu.com/p/4745140264?see_lz=1





——满怀憧憬的神在教堂的十字架下送来了第一份礼物


看这样子是要下雪了——繁星被遮住了,不一会儿就刮起了疾风。黑色的乌云仿佛要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南方的温婉美人儿似乎也被这天气扰乱了兴致,城市里冷清了许多。


兴欣网络会所似乎是个例外,网吧里边人群鼎沸。今天是圣诞节,陈果一如往常的把那棵圣诞树搬了出来。要熬夜的网民不会为糟糕的天气扰乱心情,明天才是他们真正要面对的问题。而今晚,他们身处网吧。这个网吧毕竟有门有顶,一场冬天的雪还会把网吧下翻了不成?


自从兴欣战队荣获总冠军后,网吧的人流量翻了一倍不止。所有人都希望能在网吧里看见这些职业选手。但自从人家有了名气之后自然就不会在网吧里露面,尤其是叶修,提起叶修陈果都不由得苦笑,人家说退役就退役,自从国际联赛打完之后人家愣是没消息了。


人就是这样。陈果感觉没了叶修之后牙痒痒都没地方磨去。以前还有个魏琛,结果人家魏琛趁着叶修的退役风波没散,跟风也退役了。回老家说要娶个老婆生孩子,结果也成了失踪人口。


“啊下雪了!果果快点儿,说好的聚会!”苏沐橙穿着大衣在门口招呼陈果,“哎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喂老板娘啊。”叶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叶修你有电话?”陈果一下子蒙了,还没找到重点呢。


“我去老板娘你不应该关心下我在这边过得怎么样吗?”


“哎我管你啊!”陈果自知自己理亏,但还是嚷嚷了两句。“有话快说。我要去聚会啦!”


“哎这个好。老板娘,我到兴欣门口了,你在哪儿呢?”


“你不和家里人过啊?”陈果疑惑。


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很无奈:“得了吧老板娘。我老爹老妈带着叶秋那熊孩子去参加一个聚会。愣是不带着我去,说丢脸。然后我就孤独寂寞冷,然后我就来了。”


“哦好,我给你把地址发过去,你赶紧过来。”陈果挂了电话,把一串地址发了过去。


叶修有点儿无奈,拉了拉领子呼出一口气。空气瞬间结成白色,似是烟雾般缠绕着散去,最后与天空中的雪融为一体。


雪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似乎是城市的另一头或者接近这里的地区下起了暴雪。雪花肆意飘散飞舞,冷的有点儿过分。叶修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喝杯咖啡抽颗烟再去了。


“今天是圣诞节,你说圣诞老人会不会送来一份礼物?”


旁边同样穿着厚重的羽绒服的少年问道。他看起来很年轻,皮肤很白,声音也很好听。叶修愣了愣神,感觉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


忘记一个人最先忘掉的是一个人的声音。叶修觉得苏沐秋的声音他快忘了,但十多年过去了,如果只是忘掉声音,那那个人的全部或许直到死也忘不了。


那个少年的嗓子有点儿哑,说明他吸过烟,但吸得很少或者有很长时间不再接触尼古丁了。


叶修说道:“小兄弟借个火呗,哥哥我没带烟。”


“阿修……”少年压低了嗓子,露在外面的唇微微挑起。他走到叶修身边,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当时说好的要戒烟,嗯?怎么不戒了?”


叶修看清了少年的容貌,嘲讽的脸瞬间崩溃,他不可思议的伸手探向苏沐秋的脸。巨大的精神冲击让他的身体摇摇欲坠,苏沐秋赶紧抱住了他。


身上的皂香缠绕着鼻尖,叶修贪婪的闻着十年没有闻到的体香。他感觉眼眶有点儿发热,他甚至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他感觉到对方习惯性的蹭了蹭自己的脖颈,温热的气息吐在自己耳朵上,有点儿痒。


“阿修我回来了。”


苏沐秋笑了笑,“会给沐橙一个惊喜吧?”


“何止惊喜,那是惊吓啊!啧啧啧,输给我四百多次的沐秋大大这是要闹哪样?”叶修被吓到了之后瞬间开始了嘲讽模式。


“都说了,圣诞老人送给你了一份礼物。怎么样,喜欢吗?”苏沐秋戏谑道。


“喜欢。啧,哥觉得你收拾收拾可以重回荣耀。你的卡还在我这儿。”


“噫真是三句不离本行。你呢,不准备打荣耀了?”


“哥都多大了,哪儿像你,小年轻,18岁。”叶修无奈道。


“第二份礼物,回头照照镜子去。”苏沐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复活了,他凭着记忆来到了以前嘉世所在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改成了体育馆。他意识到这几年可能出了什么意外,就随便找附近兴欣网络会所里的人问了问这几年荣耀的情况,这才知道叶修被迫退役后的事。


不过那人看起来很话痨啊,还故作神秘的带了个墨镜穿的严严实实,好像姓黄。


11年后,叶修却和当初一样,仿佛还是十八岁。这是苏沐秋的第一印象,这或许和他突然复活有关系。他很开心,可以跟叶修过剩下的所有日子:“阿修,你给我的圣诞礼物是什么?”


“你想要要什么尽管跟哥说。”


“不如以身相许怎么样?”苏沐秋笑道。叶修一愣,突然知道为什么这么些年一直忘不掉苏沐秋。十多年了,一个人在你面前路过,又紧接着与你擦肩而过。这时候留给你的可能只是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身影。


或许苏沐秋对于叶修也是这样一个人。很快的相见,又很快的分别。


可你永远忘不了他,因为他是苏沐秋啊。一个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在他人生中画上了最浓重一笔的人。


兄弟之间开出这种玩笑很正常,叶修本想一笑了之,强行压抑住心里莫名的酸楚。可苏沐秋的样子却又特别的严肃,严肃到让人心疼。或许两人想的都一样,叶修在那一刻明白苏沐秋真的在很认真的问他。


叶修勾住苏沐秋的脖子,凑到苏沐秋面前轻轻吻住。浅尝辄止,却忍不住在离开时舔一下对方的唇角。苏沐秋像是一个尝到甜头的孩子,重新按住叶修的脖子狠狠的吻了回去。诱导着叶修张嘴,掠过脆弱的上颚刺激的叶修流下生理泪水。


“唔……嗯……要点儿脸行吗沐秋大大,这可是大街。”叶修好不容易被苏沐秋放过了,喘着气还不忘嘲讽几句。


到了饭馆,发现陈果已经在门前兜圈子了。看到叶修来了,咆哮着赶了过来:“这才多远你尼玛给我走了20分钟。”


叶修一脸“怪我喽”的集火表情,然后瞄了一眼裹得严实的苏沐秋:“老板娘,给你介绍个人。哦对了,高能预警别吓瘫。”


“这位是苏沐秋大大。”


陈果惊讶的看着苏沐秋。不对啊!这个俊秀的男孩儿本应该安安静静的躺在南山的坟墓里。或许身体化为了腐朽,又或许成了一盒骨灰。但不管哪样都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眼前,还一脸微笑的跟她打着招呼!


这不是高能预警,这明明是核能预警!


雪似乎比刚才大了些,陈果带着一肚子问题把两位“大爷”“伺候”到包间了。魏琛也到了,包间里十分热闹。谈笑声和碰杯声充满了整个包间。


苏沐橙看到叶修眼睛亮了下,向他招手,同时拍了拍她旁边的椅子。


 “呦,老叶旁边那小伙子是谁?”魏琛扯着嗓子问。


“苏沐秋,哦,对你来说是秋木苏。”叶修把苏沐秋推向前,他无奈的羽绒服的帽子摘下去。时间似乎在此时定格了,所有人都望向了苏沐秋。苏沐橙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发出来的只是类似猫咪一样呜咽的声音。


暴风雪似乎在此时突然爆发,风咆哮着扑向每一个物体,大雪飞飞扬扬的。神似乎满意的笑了,手指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那好像是旁边时钟的声音。雪似乎在舞蹈,从外面看浓黑的夜仿佛亮了许多。


苏沐橙隐约记得小时候圣诞节,家旁边有个特别小的教堂。所有的修女念着虔诚的经文,歌颂着主的伟大。十字架上面都是亮晶晶的雪,他们领了面包,拎着苏沐橙离开时,她似乎曾经瞥到一句话——


虔诚的教徒会受到主的恩赐。


 他带着祝福和神圣的雪,在耳边响起的赞颂的诗歌中,回来了。


 “大家好,我是苏沐秋。”他像往常一样温暖的微笑着。


 真好。


那时候,苏沐橙想。


感觉,以后的夏天,会暖和起来呢。


 因为属于叶修和苏沐橙的夏天,回来了。我们所有人,都还在!


 “哥,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 ( 70 )
  1. 水榭淼淼榓林杏阁尔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