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全职/ALL叶】宠物情人1~4

橘子拌饭:

首发w2


写不写完到时候看心情。


之前本来想写完之前的坑就退圈的


但是莫名其妙的又开了坑=L=


这是之前就有写的,拿出来当一个试阅大家看着玩吧。




1


  二十三世纪,在太空文明渐渐地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不断地加快的节奏,开始以一种更加快速的速度急速的前进,在长久的开放的文明之后,人们终于直面到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跑商不重要


  


  社会的进步与退步。


  


  这一切终于在二十四世纪,迎接来了恶果,人类文明以及自然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崩塌,像是为了报复人类快速的发展,整个地球迸发了大量的自然灾害,那是黑暗的十年。


  


  十年之内人类文明快速的后退,所有建立起来的文明都被自然灾害摧毁的一干二净,人们不断地朝着内陆地区迁移,许多的林海的低海拔的国家被急速上升的水平面所淹没,在不断地十年灾害之中,人类的数量大规模的减少,大量的物种灭绝,有许多新生并且具有强烈的攻击性的动物或者植物出现在地球之上,人们的生活日益的艰难。


  


  而过去的高速文明也在淹没在了这一切之中,原本数量众多的国家,被一个个的联盟国所取代,不同颜色的人们相互杂居混合生存,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各个联盟渐渐地生长出巨大的树木,树木海拔近乎千米无比的巨大,是一夜之间出现的,那些年出现的怪异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人们都并不会特别的慌张。


  


  但是其实,一开始人们都很害怕,因为经历了十年的灾害之后,人们才开始一点点的缓过来,大家都很担心,树木会有什么危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树木散发出来了淡淡的清香,而再过了几年之后,人们渐渐地安定了下来,各个联盟国都有了自己的新生儿。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比新生儿更加让人开心的存在了,他们就像是初升的太阳一样——


  


  而到了第五年的时候,巨大的树木开花了。


  


  粉色白色淡黄色深绿色,许多种颜色分明的在不同的部分,随着风飘落下来,又过了一年,从树上一点点的落下来了带着银色的蛋壳一样的色彩大约有二十厘米大的蛋,那天所有的大约是十三岁的小孩子们都自发的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树木的底下——


  


  恍若奇迹,银色的圆形球体一个个的飞了起来,然后落到了孩子们的怀里,这个世间有很多每个人都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们称之为——


  


  奇迹。


  


  而那一天,人们称之为奇迹之日。


  


  银白色的球体在孩子们的怀里,约莫只需要一周的周期,壳裂开了,从里面钻出来的都是在黑暗的岁月里灭绝的生物,但是都不大,大家都是小小的,那些动物或者植物会陪伴着他们的主人,直到死亡。


  


  这些存在被人们称之为——芽。


  


  代表着重新来过的岁月,代表着新生,以及全新的动力。而后人们则是发现,芽们都具有自己的能力,在这个黑暗的时光里面能够保护以及陪伴自己的主人,在这样的基础上,联盟的内部人员们开始研究——


  


  芽存在的意义以及她们的能力。


  


  二十五世纪,人们的发展依旧的缓慢,但是相较于之前的黑暗却是前进了不少,其中芽的能力也被人们一点点的开发出来,因为人们的特性的不同所以他们能够得到的芽是不同的,有的人的是搜救犬,有的人的则是大型犬或者是狼,这些存在的不同都具有自身不同的能力。


  


  而此刻,作为华夏联盟的外交部的陶轩则是头疼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起别的芽来说要大上许多,可以说是其他的芽的七倍的大小,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陶轩部长在内心默默的吐槽——


  


  毕竟在经历了那么一些有的没的之后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个不科学的世界了,而最重要的是,这个芽选中的人,他选中的并不是一个,并非是单一的一个,而是七个。


  


  如果是普通的七个小孩子就好了,但是他们却都是华夏联盟里占据着重要地位的人家的孩子,其中跨越了政治,军事商业以及科研等多方面,这怎么看都是十分奇怪的。


  


  因为一直以来一个小孩都是只有一个芽,而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芽需要七个小孩?


  


  陶轩为难的看着几家家长,他们都带着自己的孩子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期间并不怎么攀谈,大家都各自的坐着自己的事情,在和陶轩简短的交流之后就都离开了,在大人们离开之后,小孩子们之间的距离就更加的分明了——


  


  坐在最左边的那位,穿着合身的小西装,坐姿随意,看起来非常的温和,正坐的好好的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书,陶轩瞟了几眼是近几年比较火的复刻小说中的——


  


  推理小说。


  


  其中涉及很多晦涩难懂的物理化学等等方面的知识,但是这一位看的很是认真并且非常沉迷,陶轩的嘴角抽了抽,他只知道这位喻家的孩子叫做喻文州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并且很有头脑,虽说年纪小小但是为人处世十分的老练。


  


  而他旁边的小男孩站在沙发边上,手里拿着一把剑,不断的挥舞看起来很是跳脱,这位就更特别了,各个联盟都会有比较精通于速度战类似隐藏于黑暗之中的存在方便做一些更加秘密的事情——这位从出生就像是黑暗之中的太阳一样。


  


  名为黄少天的小家伙,虽说看起来笑的天真又跳脱最像是正常的小孩,但是陶轩却是见识过这位的厉害之处的,宛如灵猫一般的不动声色,花豹一般的速度,完美的机会主义者,他比他的父母更加的优秀。


  


  视线一移,就看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两位,其中一位站的笔直,个子高的男孩子是华夏联盟的总将军的儿子,虽说十三岁但是看上去比起别的小孩要壮实不少并且和他的父亲一样——


  


  是个一看就很严肃很有威慑力的人。


  


  而他的旁边坐在吊椅上戴着眼镜的小孩子则是联盟科研部门的两位天才的孩子,穿着白色的衣衫,手里捧着一本巨大的书,陶轩不用看都知道那是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东西,复杂的公式,变量,等等等等,对于这个不过是十三岁的孩子张新杰来说,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科学怪人的世界我们普通人不懂啊。


  


  而另一边的沙发上则是乖乖的坐着一个无比好看的小孩子,就算是年岁尚且还小也看得出来他的未来——绝对是一个大美男。


  


  最高审判法庭打法官的孩子,陶轩对于他的理解是从小就不是很喜欢说话,但是怎么看都是很招人喜欢的小孩子,他的旁边看起来颇为类似的游刃有余的小孩名叫江波涛,属于情报部门的,他老爹据说很随意,养孩子也养的很随意,经常放到周家来养,所以两个小孩子关系一直很好。


  


  而坐在沙发最边上在陶轩看来最像是正常的小孩子的——摆着一张臭脸的小家伙名叫孙翔。


  


  这七位,就是被这位芽所选中的小孩子们。


  


  “大约是量变引发的质变。”最后张新杰合上了书本,对着一旁的韩文清点点头,虽然他们七个人的芽都是这个,中间涉及太多未知的领域,他并不好做判断,但是看得出来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他的眼睛非常的亮,推眼镜的动作频繁了很多。


  


  张新杰始终相信着父亲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未知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所以他现在很是兴奋。


  


  韩文清点点头,他虽然年幼但是看上去很有大将之风的看了看陶轩,看的陶轩冷汗直流,心里发苦,这个小孩子虽然还小,但是气势真的是一点也不输给他的父亲,非常的强——


  


  看着陶轩的反应,韩文清微微皱眉,他并不太喜欢这个人,并不那么的大气,但是他向来不喜欢刻薄别人只说出了自己的疑惑“那么这个芽的归属。”


  


  少年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沙哑,一语道破了让陶轩最为头疼的事情。


  


  芽只有一个,而人却是七个。


  


  “这..这...”就在陶轩苦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


  


  原本一本正经的看着书的喻文州帮他解围了,少年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先解决一下破壳的问题吧。”


  


  他这句话让周围的人都认同的点了点头。


  


  几个小孩子完全无视了陶轩走到了被放置在玻璃箱里的巨大的芽,喻文州按下一旁的按钮,玻璃下滑,江波涛摸了摸下巴“这玩意儿要怎么出来?”


  


  ——按照一般的,芽是要在他所选中的人的身边呆满七天的。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眼里带着些微的好奇,看起来是很想要伸手碰一碰的样子,孙翔倒是眉头一皱烦躁的说道“太特么奇怪了吧。麻烦死了。”


  


  说着他随意的伸手一按芽,满不在乎的说道“试试看不就好了——”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


  


  就看到银白色的芽上面裂开了一道口子。


  


  在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壳裂开了并且裂到一半的时候化作了银色的粉末消散在了空中,在这之下——


  


  又是壳,而壳的大小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哦?”喻文州颇感兴趣的扬眉也伸手一按。


  


  和孙翔的情况一样。


  


  “我懂了。”张新杰点点头。


  


  七个孩子都按完了之后——


  


  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之中,最后一层壳裂开了。


  


  “你们说,会出什么啊?”黄少天眨着眼睛看着裂开的壳。


  


  “不知道,不过我喜欢豹子。”江波涛搭话。


  


  “我喜欢鲨鱼。”喻文州说道


  


  “老虎。”韩文清十分的言简意赅。


  


  还不等剩下的人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他们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


  


  因为芽裂开的里面出现的。


  


  是一个人。


  


  一个蜷缩成一团的人。


  


  看起来年岁和他们差不多大小。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从来都没有听闻过——芽里面可以孕育出来人的。


  


  连同一旁的陶轩都只来得及“卧槽。”


  


  那人的睫毛动了动,而后张开了眼睛,他的眼是华丽的几乎诡异的深紫色,像是路易十四玫瑰,里面有淡淡的光流转,淡银色的雾在他的周围流转,似乎在一点点的流进他的身体里面,而在最后一丝银色的雾进入到他的身体里的那一刻——


  


  巨大的声响响起。


  


  原本十三岁少年一般大小的人,变成了五六岁的小孩子。


  


  一个看起来肉呼呼的,十分可爱的小孩子。


  


  或许是太震惊,没人来得及说话,


  


  陶轩只来得及又说了一句“卧槽。”


  


  


2芽


    芽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谜一样的事情,它出现的太过于突然,突然某一天,人们一觉醒来就看到了窗外的参天大树,这一切甚至比那场人们难以忘怀的灾难来的更突然,不论如何,在当时,饱经风雨的人类对于未知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征服欲,只有敬畏以及惶恐,而芽的树——后来被叫做生命之树,生命之树的出现的那一天,的确使得人们感觉什么发生了改变。


  


  经过几个联盟国家的侦查和分析发现,生命之树出现之后,在人类居住的土地,似乎被生命之树所笼罩,所包围,仿佛有一个淡淡的光圈,像是曾经的大气层保护着人们一样的保护着人类,将人类居住的地方和不是人类居住的地方分割开来,圈内圈外,两个世界。


  


  他们曾经派出过一部分人进行侦查,圈外的世界是没有极端防护人类根本没有办法活下去的世界,那里的树木参天和生命之树非常的相似,但是却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气息——如果说生命之树是让人感觉到温暖,快乐,向前等一切向上的情绪,那么那近乎不存在的圈外的树木给人的感觉则是阴冷,可怕,痛苦等一切坏的情绪。


  


  而在圈外,除却那些奇怪的树木之外,还有许多变异的动物,不同的种类,血红的眼睛,充满了物竞天择狩猎的气息的那个世界——


  


  没有人类的立足之地。


  


  因为那个世界已经不是现在的人类所能挑战的,他们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弱小的人类只能够用抱团的方式来抵抗那些可怕的动物,一切的发生就好像是被按下了归零键,有一部分人明显的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回归,在人类高度的文明之下无法承担的星球选择了将一切重新来过、


  


  在人类不断地适应着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星球的同时——他们从远古时期被掠夺的形象一点点的成为了掠夺者,而这样的掠夺因为智慧和不断地前进的文明并不存在自然界所广为流传的‘物竞天择’,这样一面倒的局势导致了失衡,生物圈,自然界,导致了这颗星球的失衡。


  


  为了避免灭亡,最后这颗星球选择了重来,他们被清洗,被洗刷,再一次成为了曾经弱小的存在,而那些曾经被他们的子弹枪炮所杀死的动物们,则变成了更为可怕的存在,这仿佛是一场强制性的进化,也是一场强制性的净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而这样的一个时刻,生命之树出现了。


  


  从那时候起,联合政府就知道了,这是转机——


  


  这颗美丽的星球的美丽之处在于——温柔。


  


  就算是不断地伤害着她的人类,她依旧选择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和帮助自己的孩子,生命之树,带来的是希望,它让人类在这个巨大的圈内活了过来,尽管,那之后人类的孩子的出生率就一直维持在一个刚好能在圈内生存下来的高度。


  


  这颗星球,保护着每一个她的孩子。


  


  但是同时,这意味着,人类只能生活在这样的圈里,因为他们那时候太脆弱,脆弱到,根本没有能力能够到达圈外的世界,一旦到达那里,迎接他们将会是更将可怕的世界,权衡利弊之下,华国政府决定收回自己的精英人员,至于联盟的其他国家,谁在乎呢?


  


  在芽出现了之后,得到芽的孩子们——是的,芽其实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拥有的,只有一部分孩子是拥有芽的,这一点人们一直的无解,生命之树的选择?可是树木原来是具有思考性的么?这一点在生命之树出现之后那么多年,人们也无法研究出来一个原因的,他的选择规律,仿佛是随机而定,又仿佛是精心挑选。


  


  这一切充满了一种自然地未知性,不少科研家写出了不少关于生命之树的研究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准确的答案,而在之后的年间,拥有芽的孩子们,帮助他们在圈外的世界获取到了不少的东西,才使得人类的文明再一次的前进起来——


  


  并且是以极快的速度。


  


  而关于圈内圈外的世界的事情,各个联盟选择了沉默,他们通过生命之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某种意志,这样的意志或许是来自于自己的母星,而现在他们能够如此生活也不过是因为有生命之树——地球母亲的庇护,生命之树被科学家判定有强烈的意识性,甚至有人大胆的表示,生命之树具有智慧,拥有智慧的存在就会拥有情绪,如果生命之树会被惹怒呢?


  


  当时并不确定。


  


  在非常早的时候他们并不是没有过向圈外进发的想法,人类就算在高级在性格之中也是具有动物性的一部分的——没有任何一个自认为强大的动物不希望自己具有广阔的领地的。


  


  在自认为发展的具有一定的高度之后,作为曾经作为邻国的樱花国曾经在鹰国的暗示下,派出了一只由双方组件的部队前进——向着圈外,甚至带去了当时‘很大的一批’芽的拥有者——事实上,那些芽的拥有者大多是一些垂暮的老人,他们‘选择了’为自己的国家做出贡献,愿意成为‘先锋员’,且不论是否是真的他们自己选择的,但是他们的确让人敬佩,而在华国知道真相的主席以及部分成员眼中,一个国家使用这样的方法,借由所谓的‘不具有劳动力的’存在来为国家的进步而贡献的做法,非常的不齿——


  


  尽管这样的做法在远古时期并不少见,在远古时期人们在天灾人祸面前是会抛弃掉成为‘累赘’的成员的,但是那并不代表着这样的行为是值得鼓励的,是值得骄傲的——


  


  因为远古的时候,人们是无法选择,而那时刻,他们是拥有选择的权利的。


  


  樱花国和鹰国的部队具有‘雄厚’的资本,然而他们惊恐的发现,所有芽的拥有者在出圈之后就会和自己的芽切断联系,芽们会突然消失,在回到了圈内之后却发现芽们又回来了——


  


  这样的认知一度让很多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芽只存在于圈内?那么那是否意味着,人类只能在圈内这样苟且的活着?


  


  然后他们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那些去过圈外的人们开始逐一的全身腐烂的死去,就算是后面芽回来了的拥有芽的人也是一样的。


  


  这意味着——


  


  圈外的世界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连同空气都抗拒他们的世界。


  


  没有空气的人类能存活么?


  


  答案是不能。


  


  而这在之前是没有发生过的——而在樱花国和鹰国的人们则是更为惊恐的发现他们的生命之树居然之上的光团,居然变得暗淡了许多。


  


  那时候各国的首脑才意识到——这是这个世界的意志的惩罚。


  


  从那以后,关于芽的研究则是提上了日程,而进击圈外的世界更是被各国的首脑当做了禁忌,而后随着人类的发展——变得缓慢很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也日益的稳定起来。


  


  而对于芽的研究也出现了许多的发现。


  


  而在此之外的现如今,则是出现了一个更加让他们惊讶以及难以置信的事情出现了——


  


  宛如人类的芽。


  


  这样的存在,是前所未闻的,从生命之树以及芽出现以来,这样的例子就是从来没有过的。


  


  陶轩和几个小孩子一起围在那个台子的周围,他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冯宪君颤抖着嘴唇磕磕盼盼的说了这件事情,而后打给了张新杰的母亲——张新杰的母亲是华夏联盟中央科技院的院士,她的父亲则是院长,在专业知识以及值得信赖的程度上,陶轩第一时间选择了张家。


  


  躺在那里的小孩子,还在变小,他的身体不断地缩小,最后变成了婴儿一般大小的样子,但是模样却是五六岁的小孩子的模样,他大大咧咧的躺在台子上,被人们用各种热辣的眼神围观似乎也没有发现,脖颈上面有一颗淡绿色的原型的小小的项链,肉呼呼的脸颊微微鼓起来,呼吸均匀,乌黑的发,除却没穿衣服和非常娇小之外——


  


  他和人类的小孩没有任何的区别。


  


  张新杰是这之中最为激动的,尽管表面上并没有显露出太多,但是微红的脸颊和发亮的眼睛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毕竟还是小孩子,虽然这位是广为人知的拥有极强的克制能力的张新杰,但是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对于他的激动感同身受——


  


  他明白自己见证了又一个奇迹,或许在关于芽的研究上,会有更多的了解。


  


  他几乎想要上去将对方从里到外的扒拉一遍了。


  


  而韩文清则是皱着眉看着小孩不太好的睡姿,他是军人世家的孩子,许多方面要求要严格刻板很多,所以在同龄人之中,他和张新杰的关系是最好的——


  


  因为他们的睡姿简直都是教科书一般的一模一样。


  


  这位严肃的军人世家的孩子,皱着眉,苦大仇深的看了‘芽’几眼之后,脱下了外套,盖住了对方的身体。


  


  孙翔则是歪头‘切’了一声之后,少年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座位上,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周泽楷则是看上去并不是很有兴趣,但是不断地偷瞄着躺在台子上的‘芽’的眼睛还是显露了他的真实情绪,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生来羞怯的人对于赤裸的‘芽’感到了不好意思的情绪,他侧过头并不直面,却是小心翼翼的偷看。


  


  江波涛皱眉,他比他的好友想的要多得多,这个芽的出现,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这一切现在都在他的脑海里开始思考,他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


  


  喻文州抬起头对着他微笑,笑容温和,从对方的眼神中,江波涛感觉到了同样的担忧和情绪。


  


  而黄少天相较于其他人则是要活泼的多,他笑着伸手戳了戳芽的脸颊笑眯眯的说道“睡美人快醒过来!王子来迎接你啦~”


  


  或许是他的话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想笑。


  


  然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芽张开了眼睛。


  


  仿佛真的是故事里等待着王子唤醒的公主——


  


  他张开了眼。


  


  小小的‘芽’张开眼,似乎并不困惑自己现下的情况,他的眼珠子转了一个360度,将所有人都看了个遍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孙翔之后。


  


  他歪着头。


  


  对所有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而在圈外的世界,高大茂密的树木遮挡住了天幕,有人坐在树上,仿佛是凌空站着一样,树木很高,足以让人一个不慎就摔死,但是那个人看起来并不在乎,他摸了摸脖颈上淡绿色的圆形的宝石的项链露出了一个轻柔的笑容——




  “你醒了。”




  不难听出,那是少年的音色。




  


3归属(杰西卡上线)


  


等到冯宪君和张新杰的母亲赶到的时候芽已经变成了小小的玩具熊大小的模样了,联盟的主席走过去,就看到了对方微微张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他的身上披着韩文清的衣服,大大的衣服将这个小孩子包裹住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娇小。


  


  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他看起来格外的淡定,全然没有许多芽刚看到人类的时候的惊慌,这让喻文州颇为感兴趣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而和他有相同的兴趣的大有人在,芽用韩文清的衣服把自己裹的很紧,他看起来分明是七八岁的孩童的模样,但是却只有泰迪熊一般的大小,在冯宪君审视的目光下,他淡然自若的收回了目光,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他看起来太淡定了,就好像是一早就知道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预见了事情会这样发展,这和他们遇到的所有的芽都不一样——至少目前他们所知道的芽,首先没有人形,其次没有这样淡定的。


  


  目前的芽的出现多少都是带着某种雏鸟色彩的——所有出生的芽对于自己的主人都有着一种近乎天性的亲近并且都带着婴儿的纯白的色彩,这很符合自然界的发展的规律,但是面前的这个芽不一样。


  


  和冯宪君不一样,如果说看到这样的芽他第一反应是困惑以及审视,那么站在旁边戴着眼镜的那一位女性就是双眼放光的激动和难以遏制的热烈,张新杰在她来到的时候就低声叫了声母亲。


  


  这让周围的一群小孩子们着实激动了一把,因为这位教研狂人,在关于芽的研究的学术界是权威,而这个权威,他们是极其难以见到一面的,至少不少人想要从她这里探讨到关于芽的东西——实际上是为了什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贪婪的人的。


  


  她都一概不见,这位权威年纪轻轻但是却仿佛是活在别人的话语之中你无法触碰到的存在,就算是他们的父母也不一定见过她。


  


  张新杰的母亲对着一群小孩子笑了一下,然后示意大家让开,她走到了芽的面前,低垂着眉眼的芽似乎感觉到了她,他的眼睫微微颤动,却没有抬起头。


  


  哦?


  


  张女士觉得挺有趣,似乎是在抗拒?又或者说担心被发现什么?


  


  她伸出手,摸了摸芽的头,尽量温柔地说道“你能看看我么?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我感觉得到,我感觉得到你的重要性。”


  


  芽这时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位热衷于科研的女性将自己所有立刻将对方从内到外研究得干干净净的欲望压制住,她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双眼——


  


  其实是看不出的,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眼瞳的部分要多一点而哪一点周围是淡银色的繁复的花纹,细微道不凑的非常的近几乎无法察觉——


  


  她下意识地想要凑近看的更清楚。


  


  但是被对方的手制止了,芽的手轻轻的抵着她的咽喉,她就无法动弹了,那样的姿态很弱,就好像是一只奶猫的挣扎一样。


  


  但是她看起来没有半点命门被人握住的慌张,就算是她有一种再靠近就会什么的不好的预感,这位科研人员此刻只有满腔的热血和激动——


  


  她实在是太好奇了,但是却本能的没有靠近。


  


  芽似乎因为她这样的情绪所感染到,他微微的挑眉,然后收回了手,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很是困倦的躺了下去,看起来似乎对于面前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


  


  他的确没兴趣,好不容易才醒过来,他的能量消耗了许多,现在只想要躺下睡。


  


  一群人还以为他怎么了,凑在旁边看了许久,冯宪君有些担忧的说道“他这是怎么了?”


  


  张妈妈摸了摸下巴,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严肃的对着自己的儿子点点头,张新杰颔首,他的手指敲了敲台子的边缘下定论道“睡着了”


  


  “不是吧?”黄少天十分的惊讶,他指着那个团子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一脸的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睡着了?!?!”


  


  张新杰点点头“恩。睡着了。”


  


  他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这种事情从来不瞎说,黄少天先前不信的样子让他微微的皱眉看了看那个少年人。


  


  黄少天显然没有察觉到张新杰带着些微的怨念的眼神,他扭头扯了扯旁边的喻文州的袖子,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他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睡着了,卧槽,我还没听过芽需要睡眠的啊。这简直了!我们所有人在这里这么看着,他就这么把我们当成空气一样无视掉——”


  


  他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的说道“睡着了?”


  


  喻文州看了看他的小伙伴,无奈道“你现在看到了。”


  


  黄少天一愣“什么?”


  


  张新杰接话,言简意赅的总结道“会睡觉的芽。”他看了看黄少天秉承着无比严谨的态度回答道“你没有看到过并不代表不存在。”


  


  他推了推眼镜严肃的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未知转化成已知。”


  


  张新杰身边的张妈妈非常赞同的点点头,她眼里带着欣赏的看着自己儿子,赞叹道“不错啊,小子。”


  


  少年面色不变,只是微微的红了耳朵。


  


  “我说。”打破了这边围着芽看过来看过去的局面的是坐在沙发上的孙翔,他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爷一样,双脚重叠,架在沙发前面的小茶几上,手上拿着个魔方——


  


  看起来玩了挺久。


  


  少年的脸上是不耐的神色,他的眉头一扬喉咙里发出还带着少年人稚嫩气息的声音“你们还要看多久?”他将魔方一扔,将叠在茶几上的双腿收回来,一回一折,左脚架在右脚上,左手手肘落在腿上,单手撑着下巴,有些微的暴躁的说道“这个的事情我不管。”


  


  他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挑眉,一脸不耐的说道“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有兴趣——”


  


  ——的确这种近乎于未知的存在一向不是他所擅长的,他更是对于这样莫名其妙的对着一个泰迪熊大小的团子看来看去没什么兴趣——


  


  难道你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韩文清为他这样的发言皱眉,他走到孙翔面前,看着他不怎么样的坐姿,严厉的说道“坐好。”


  


  虽说是少年人的年纪,但是他大约因为出生军人世家,从小又备受磨炼,他的气场格外的强大,有着军人的冷肃,更有着一股子肃杀的气息,也因此他这个年级的小孩是少有人敢招惹他的。


  


  孙翔被他的气势一震,最后只好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坐的好了一些——也仅仅是相较于之前好一些而已,在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之后,他瞪了韩文清一眼。


  


  韩文清心里不满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张新杰制止了。


  


  “要我怎么做,你们回头通知我就好了。”


  


  孙翔说完就先行离开了。


  


  黄少天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扭头对着喻文州做了一个口型“他傻?”


  


  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芽,不管是在谁的眼里,都是一个机会,或许是一个好的不能更好的机会,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芽只有一个,而他们却有七个人,这个时候孙翔的这般作态——


  


  不在乎?不需要?或者是觉得芽没必要?


  


  不要开玩笑了,芽的重要性他们是从小就无比的清楚了的,所以他怎么可能觉得不重要,那么就是不在乎?


  


  他不太理解。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太懂原因。


  


  “好了。”冯宪君单手握拳放到唇边咳嗽了一下,看到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他看了看一旁的张妈妈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这个芽很特别。”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想都不想的说道“我们知道啊。”


  


  其他小孩也用‘你是在逗我们么?’的眼神看着冯宪君,这让联盟的主席有些不好意思——他这是做官方的话语习惯了。


  


  身旁的张妈妈伸手敲了敲黄少天的头,严肃道“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


  


  黄少天无奈的闭嘴。


  


  “是这样的,因为大家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不是属于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冯宪君看了看缩成一团的芽“是属于你们所有人的。”


  


  “而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归属问题。”他皱眉看了看一旁的张妈妈“其实在之前我们就有猜到这种可能性,只是没想到是真的”


  


  ——毕竟这样的芽他们从来都没见过。


  


  “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想的策略是,暂时先一家一个月。”他严肃的看着几个小孩“由你们亲手来照顾。”


  


  喻文州显然是明白了冯宪君的意图——他想要看芽和他们之中的人的兼容度并且观察在此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用来收集情报。


  


  “那么第一家是谁家呢?”一旁的江波涛问道。


  


  冯宪君笑道“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从专业性的角度来说,我们建议第一家是——”


  


  他看了看张新杰对着少年点点头,一旁的张妈妈幸福满满的样子——


  


  “张新杰家。”


  


  张新杰看起来并不意外——其实他一早就猜到了这些人早就有安排,或者说有很多套方案,不然一个人的样子的芽,那些人不可能不动手。


  


  由此可见,冯宪君他们早就做好了安排。


  


  江波涛显然也想到了,或者说他比张新杰了解的更多,他看了看张新杰的母亲,叹了口气——


  


  都是些老狐狸啊。


  


  张新杰在母亲催促的眼神下,将团子抱起来,芽被他的动作弄醒了,他看了一眼张新杰,然后拉着对方的衣领又睡了过去。


  


  他脖颈的部位的石头亮了亮,最后趋于平静。


  


  而另一边,则有一群人面带不舍的看着穿着简单的少年。


  


  “队长你真的要走?”


  


  少年对着小孩子笑了笑,低声道“英杰,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了。”


  


  方士谦无奈的看了少年一眼“你自己要去胡闹,怎么还要让小高也胡闹,他才多大”他的身材高大,倒是成年男子的模样。


  


  少年看了他一眼,好脾气的说道“他以后是要肩负起这片土地的未来的。”


  


  “那你多留在这里会怎么样?王杰希,你又想跑路去找那个叶修!”


  


  “我是会留在这里啊”王杰希叹了口气,他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等到了时候我就会走,虽然现在还不到时候,但是我想要,英杰更稳定一点再说。”


  


  “那你干嘛说你要走。”


  


  “这不是给你们一个心理准备么。”


  


  他笑了笑,而后扭头看了看圈内的世界的方向。


  


  我总是会去找你的。




  你要等我。


  


  




  


  


4家庭




  


  张新杰并没有把小孩子带回去他家的主宅,而是带到了离他的母亲的研究所更近的一处住宅——这里也是他们家的房子,他和父母一般都是住在这边,他那个宠自己妻子宠的没原则的父亲为了方便自己的妻子主动从张家的主宅搬了出来。


  


  虽然不如主宅那么精致华丽,但是胜在温馨,有人气,张新杰的母亲不喜欢老宅,张家人大多冷静的很,那样的冷静是透着近乎绝情的色彩的,张妈妈认为在那样的环境下自己的孩子只会成为和他们一样冷静的近乎无情的存在所以才拉着自己那个什么都听自己的丈夫来到了这里居住,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张新杰所展露出来的的确是张家所固有的冷静自持——


  


  这就好像是加持在张家身上的诅咒一样。


  


  而张妈妈带张新杰和这个孩子来到这里更重要的原因——则并不是因为这个地方被她看做自己的家,而是因为对方是芽,而且这个地方距离研究所是最近的地方,而她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借由这个理由将这个孩子带到研究所,加以研究——


  


  那可是如同人类一样的芽,他身上值得探究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这让张妈妈的研究之魂难以遏制,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芽,因为芽就是芽,在她眼里除开研究价值之外不会有别的价值,就好像是你知道对方是珍稀动物但是那并不代表你会对于这个存在抱着多么深厚的感情。


  


  这说来无情,但是也极其的正常。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天空中有些微的蓝色一点点的升腾而起,看起来仿佛要将这个世界吞噬变换成另一个世界一般,小孩子在他的怀抱里睡了一路,他们回来的路上,张妈妈在一边撑着下巴好奇的看了一下,评价道“这的确看起来非常的像一个活人啊。”


  


  张新杰看着在那个还在睡熟的‘孩子’——或许真的可以称之为孩子,少年看着对方肉呼呼的脸颊,轻轻的捏了捏芽的手,是有温度得。


  


  下车之后张妈妈看了一眼,挑眉,她对于自己儿子莫名的耐心颇为好奇的打趣“儿子,虽然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非常好好奇,但是芽可是很珍贵的哦。”


  


  张新杰抬头看了一眼他的母亲,他清楚地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管对方再怎么像是一个人类,但是它的本质都只是芽,是和人类截然不同的存在。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捏了捏对方的手。


  


  温暖的,柔软的,鲜活的。


  


  等到他们到了家里的时候张爸爸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他站在门边靠着门框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一步步的走过来,房间里的灯是淡淡的橘黄色的,是非常居家的色彩,张爸爸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其实看的只有张妈妈。


  


  这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妇。


  


  “回来啦。”他伸手摸了摸张妈妈的脸颊,而后迟疑了片刻之后伸手揉了揉张新杰的头“吃饭啦。”


  


  ——他看起来对于张新杰怀抱里面的芽全然不在乎,同样身为科研人员这样的表现简直和张妈妈是截然不同的反应。


  


  但是张新杰明白,这非常的正常。


  


  张妈妈回敬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开始说今天的事情,以及之后对于芽的研究可能的走向,张爸爸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他轻轻的搂着对方,低声的应和,倒是抱着芽进屋,换了鞋子,径直的去吃饭的张新杰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这就是他的家,张新杰很早就已经明白了,张家始终都是张家,不管是在哪个地方。


  


  少年坐在饭桌面前,魂不守舍的拿起筷子才恍然惊觉自己还抱着芽,这样的姿态不是很适合吃饭,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怀里的芽,却惊讶的发现对方张开了眼,那双眼和最开始他们看到的不一样,眼白很少,眼珠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边缘还隐约有淡银色的花纹,当然这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演讲,但是却无法遮掩——


  


  他的无神。


  


  那是一双没有光亮的眼睛,那就意味着,这个芽,或许是盲的。


  


  这个事实太让人震惊以至于张新杰向来没有太大的起伏的面上都带上了诧异,张妈妈凑过来捧着芽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感叹道“啊...我果然没看错,这个芽,眼睛坏掉了。”


  


  “这不可能。”张新杰下意识地反驳道,然后再母亲不满的视线下轻声道“我们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眼睛....不是这个颜色。”


  


  “是么?”张妈妈并没有太在意的样子就开始吃饭了。


  


  反正迟早能弄明白的。


  


  张爸爸在一旁给她添菜,两人时不时说两句,饭桌上反倒是张新杰形单影只的。


  


  这在张家是时常出现的情况,非常的正常,正常到,张新杰已经完全的.....习惯了。


  


  人们总是说,上帝给了你什么东西就会拿走你的一部分,或许因为两个人都是天才之中的怪物的原因,是谁张新杰的父母对于他的管教和爱并不像是其他家那个样子,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父母就好像是在这一方面失去了自己某种层面上的能力一般,在张家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某些时刻显得格外的冷淡。


  


  ——并不像是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更像是完全没想过去表达,他们仿佛本身就缺失于这一块,并不是说他们不爱自己的孩子,而是仿佛失去了这一块的能力。


  


  加上,他们两个人都是非常忙碌的,所以三人的相处时间更是短暂,而向来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张新杰唯有把这一切的原因归咎于自己不够出色,于是他越发的努力起来,他希望自己的父母能为自己而骄傲,能看着自己,有一天能被他们看着笑着赞叹的夸赞——


  


  你真棒啊,我为你而骄傲。


  


  但是没有,从来没有,就算是有夸奖,张新杰也没有办法从他的父母的眼里看出对于他那样发自内心的引以为傲,这让他一直非常的失落——


  


  他想要进入父母的世界,但是却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想的复杂多样,虽然美妙,但是因为他们走得太远,他总也没办法赶上。


  


  这并不像是正常的家庭的关系。


  


  所以张家。


  


  始终是张家。


  


  张新杰低下头,少年的身体有些僵硬,芽依旧睁着眼,他看着张新杰,明明那双眼睛没有任何的神采,但是少年却莫名的从中感觉到了些微的安慰的色彩,他心里微暖,而后又为了自己这样莫名的情绪想笑,他摇摇头,想要祛除这样的想法,却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轻的挠了挠芽的脸颊。


  


  然后一只软软的,小小的,带着暖意的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指。


  


  那双眼睛,始终安静的看着他。


  


  张新杰莫名的,觉得自己似乎被安慰了。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就着把芽抱在怀里的姿势,别扭的吃完了一顿饭,吃完之后,他的父母去了自己家里的地下的小型实验室,而他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是黑白两色为主的,看起来非常的简洁,和张新杰给人的感觉很像。


  


  将窗帘拉开,月光落进屋子里面,张新杰开了一一盏床头灯,灯光微弱,他将芽放到了床上,张新杰拿了一旁的睡衣,准备去洗澡,少年走了几步就折返回来,他看着安静乖巧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芽,对方的面容在轻柔的灯光的映照下,显露出细微的困惑和委屈,那双眼从张开的那一刻开始,就始终看着自己,笔直,不加掩饰的看着自己,张新杰下意识地解释道“我去洗澡,等会儿回来。”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那么多。


  


  芽张着眼看着他,听到他的解释后,他得眼神一点点的柔软下来,孩童般的面容上带上了些微的委屈,他得眼圈有些红,张新杰想对方似乎以为自己要抛弃他,少年笨拙的坐下来——在距离芽比较远的位置,他是不习惯和人太过于近距离的接触的,他低声解释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声音温柔,低缓,仿佛是誓言一般坚定。


  


  芽笑了起来,他生的很好看,就像是年画里娃娃一样,除开太过于苍白不太有血色之外,他朝着少年张开了双手,张新杰没动,他回了一个困惑的眼神,然后芽光着脚丫子,在软软的床铺上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张新杰的方向颤巍巍的走了过去,在距离少年很近的时候扑过去抱住了对方。


  


  张新杰僵硬的被他抱住,半晌,才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对方的头。


  


  芽抬头看着他,虽然那双眼睛没有神采,但是却准备的看向了他的位置——


  


  这让张新杰很惊讶。


  


  在安静的房间内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响起,一双肉肉的手攀上张新杰的脸颊,神游的少年连忙努力的抱住这个挣扎着执意要用手捧着自己脸的小家伙,他凑过去让对方能和自己对视,他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或许是芽给他的感觉太过于严肃,张新杰反而不好笑出来。


  


  “叶修。”模糊不清的,奶声奶气的,就好像是小奶猫一样的软软的声音响起。


  


  过了好一会儿,张新杰才缓过来,他点点头,看着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叶修。


  


  笑道“我是张新杰。”


  


  叶修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是叶修。


  


先声明,这可能是坑!非常有可能是坑!因为最开始的设定很大,有大量乱七八糟的设定,如果要写的话又是一个老师那样的一个大坑!所以我写的会很随。。。最近很忙。。很忙。。很忙只能拿这个来给大家了,青藤晚看着有点懵逼等我缓缓来写了。


我有性转的坑没填还有小丈夫没修,还有青藤晚没写完啊


我死吧让我死吧,我还有一个特别想写的设定啊啊啊!!


看了美剧鉴谎言想写的啊!!!!!


给你们看周叶的一个片段。


  “你的肩膀在不自觉地抖动,你在做什么?”叶修皱起眉来,颇为不满的说道“你想要对我说谎?为什么?为我刚才的要求?”


  


  “我...”周泽楷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的位置,近乎下意识的把左腿向后藏,他看着对方想要解释,但是叶修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毫不留情的指出“你在紧张不安?你在紧张不安什么——你还想把自己藏起来?”


  


  男人歪头不解的看着对方,他的世界在大部分时刻都是直截了当到了极点的,因此他从不需要掩藏自己的情绪,对于他而言,也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又那么多的时刻需要口是心非,显然周泽楷现在的举动是在掩藏自己。


  


  他不由得有些失望并且不解的说道“小周这只是一句话,为什么只是让你说这一句话就让你那么紧张甚至想要对我说谎?


  


  周泽楷看起来紧张到了极点,他的所有的小动作——哆嗦的手,在腿上来回擦的样子,都在告诉叶修他有所隐瞒并且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男人不用摸也知道他的手的温度会有多低——


  


  说实话,他并没有想过因为一句话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他看着周泽楷目光毫不避让“你有事瞒着我。”


  


  “我——”周泽楷顿了顿,他紧绷的在这几秒之中传达了太多的讯息,而后他松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最后轻轻的说道“我没办法”


  


  仿佛妥协,那一刻起,男人敏锐的察觉到了空气中的感觉变了,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依旧放大的瞳孔这一切代表着什么——


  


  他的大脑不断地换算不断地指向那个他不愿意相信的答案。


  


  叶修不解的看着他,青年直视着他,以一种直截了当,绝不后退的神态望着他,他的瞳孔放大,男人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他的耳边响起这个向来沉默的青年的声音,坚定,果断,带着所有柔软到了极点的情绪,那样冷硬的声线居然让叶修听出了柔情。


  


  他看着男人,轻声道“那不是谎言”


  


  他知道他没有说谎,他不敢置信的说道“瞳孔放大。这代表...”


  


  他难堪的闭上眼睫毛轻轻的颤抖呼吸急促,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被挤出来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周泽楷低声道“是真的,你知道的”他的声音坚定,双手按住男人的肩膀不容许对方逃避,显露出性格里刚决果断的那部分,叶修只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钟声由远及近一声比一声响亮让他的脑袋整个发晕,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少见了。


  


  而周泽楷并没有给他那么多的时间反应。的声音宛如宣判一般的吐出了最后一句话“那代表性”


  


  他凑到叶修的耳边耳语“你知道。”


  


  男人的耳垂敏感的动了动泛起了浅浅的粉色,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语气暧昧而纯情“我想上你,你看出来了对么?前辈。”


  


  叶修张大了眼,手掌猛缩紧握成拳头。


  


  他没想到第一次听到这个青年那么长的话语,是这句话。


  





评论
热度 ( 309 )
  1. 水榭淼淼橘子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