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全职/ALL叶】第一编剧1—5

橘子拌饭:

抱歉哦,因为觉得有点卡文所以贴了周叶和这个。


【全职/all叶】第一编剧1


 第一编剧


ALL叶  性转    娱乐圈设定。


OCC  


玛丽苏苏苏 


小学生文笔


 一切都是为了苏叶神,叶神性转萝莉颜。


食用请注意看说明


设定这种东西你们呢就不要太在意了。


不定期更新


夏日的午后,燥热的空气侵袭着每个人的身体,蝉鸣的声音格外的响亮,H市的空气里都带上了粘稠的灼热感——


整个城市都包含着一种有气无力的状态。


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带着对于夏天的无力。


月中眠趴在咖啡馆的桌子上,他的手贴着冰凉的瓷杯,杯壁上挂着的水珠沿着水珠滑落,打湿了他的指节,他歪着头,一只手横在桌子上,小半脸贴着手臂,歪着头看着透明的玻璃外的风景。


他微微的皱着眉,眼神锁定一个点,眼里带着些微的疑虑。


都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了,手肘抵着桌面,右手撑起下巴,左手拿着勺子无意识的搅动着,他保持着看着那个地方的样子不动,却是开口对面刚坐下的友人说道“你说这么热的天都一个小时了她怎么还在那里?”


友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露出了一个轻微的笑容“这个喷水池什么时候弄的,我觉得还不错,这天气看着总让人觉得凉快些。”


月中眠白了他一眼“我说,田七老大,我说的可不是那个玩意儿。”他伸出手指敲了敲玻璃的某个方位“我说的是那个家伙”


咖啡馆外不远处有个喷水池,喷水池呈现出一个常见的圆环的形状,边缘部分用乳白色的石头铺的整整齐齐,白色的丘比特浮雕在水池的中心,虽是一个常见的喷水池类型,并且还是一个小型的喷水池,但是一看构造就知道非常的精巧,并且浮雕也雕刻的非常的细致,给人一种精致小巧的感觉,的确算是一个常见的但是贵在细致精巧。


田七顺着好友敲击的方向看过去才算是看到了好友看到的人。


那是一个女孩子。


就算是坐着也可以看得到对方就算是相较南方大部分女孩也要小巧一些的身材,看上去似乎是个小女生的样子,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个女孩子的侧面,浓密鸦羽一样的睫毛卷卷的低垂着,看不清双眼的颜色,但是可以看到挺直的鼻梁,浅粉色的嘴,精致的下巴,以及纤细修长的脖颈,肤色异常的苍白,黑色的头发如同泼了浓墨一样妥帖的顺着腰线趴在身上,穿着白色洛丽塔荷叶边混杂水蓝色条纹女仆式连身短裙,白色的长筒袜,一双蓝色小高跟的皮鞋。


打着一把奇怪的伞,坐在喷水池边缘的石头上,两条腿一摇一摆,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来来往往的行人或隐晦或直接的目光。


简直就像是一个来自二次元的漫画少女。


田七赞叹的说道“这还真是个美人,不过看样子是个高中生把。我说不是吧,老月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对高中生出手了?”


“滚滚滚!”月中眠嘘声,他的眼神有些闪躲“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小屁孩有兴趣!”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嘴上虽然这么反驳着但是他的目光却任旧没有从少女的身上挪开


虽然真的很可爱。


田七笑道“你这样子就是明显的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却很享受嘛!”


“噗!”月中眠一口咖啡喷出来,他一边狼狈的用手擦着嘴角一边不敢置信的看着田七“我说!田七老大!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说好的沉稳偶尔吐槽呢?!卧槽这画风简直不对你好不好?”


田七理所应当的回答道“是你的画风不对好不好?说好的炸毛呢?还有啊!”他屈指敲了敲桌面,一脸的不怀好意“你看人家小姑娘好半天了,还说你没心思!谁信啊?!人家小姑娘都发现了!”


“卧槽!”月中眠拍案怒声“我哪里对她有意思了啊!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对她有意思了?!”


“哦?”这下田七的声音就更加的不怀好意了,他挑眉看向面前一脸‘小爷才不喜欢他’的月中眠说道“真没意思她?”


月中眠点头,下巴微抬一副大爷样“是的!”


“哦——”田七拉长了声调,扭头笑眯眯的敲敲玻璃,指了指自己的杯子,然后对着明显呆掉的月中眠微笑“我对她挺有兴趣的。”


“卧槽。”月中眠看着只隔着一面玻璃的那张脸呆了片刻之后发出了第一个词,而后他扭头对着笑着的田七说“看不出来你心挺黑。”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那个位置的少女确实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女,面容精致,一双乌黑透亮的眼一眨一眨,脸颊鼓鼓的似乎在吃棒棒糖,有些婴儿肥,她似乎在笑,歪着头隔着玻璃看着两人,而后又转身一步步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其间她撑开了那把奇怪的伞。


月中眠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对着对面的友人发出嘲讽“哈哈!你看人家根本不甩你!”


“我也就是逗逗你。”


“操!”


“她都在那里坐了快一个小时了你说她到底在等谁啊?”


“说不定不是在等人呢?”


“那干嘛在那里坐那么久。”


两人讨论了片刻之后,田七扭头一看“哎呀!有人有人!”


走到少女面前男子身材修长,戴着湖蓝色的鸭舌帽,翘出一些碎发,他半跪在少女面前似乎说着什么,而后拉着人,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少女被拉走之前扭头看向他们的位置,露出一个非常——


狡黠的笑容,她伸出手指,中指食指并拢,大拇指翘起,似乎说了什么,月中眠靠着5.0的视力看出了她在笑着说


——砰!


“砰!”


那是月中眠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


“这大概就是还没有开始的美好恋情吧。”


此后月中眠如是感叹道。


——


我们此生会遇见许多人,他们只是出现了某个片刻,那些片刻对我们的生命来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但是就是这样的片刻,成为我们生命里最闪亮的记忆。


——


“我觉得,我已经把握到了。”黑色长发的少女歪着头,微微眯起的眼里带着志在必得的气息“关于这部剧我想要写出来的东西。”


“什么?”莫凡言简意赅的回答道,他的手拉着叶绣,配合着对方的步调,尽量的缓步前行,另一只手举着伞保证两人在阴影里,微微低着看向叶绣,映入眼帘的是对方的发漩,和平常时常坐着看到对方不同,站着的时候叶绣显然显得非常娇小,才到他的肩膀还要下面一点的位置。


真的很小只啊。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绝望中孕育出的希望。”叶绣咬着剩余的糖果,她的回应让莫凡有些错愕,他微微皱眉看向叶绣,怎么了么?今天话格外的多。


感受到他的目光的叶绣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她仰起头,莫凡高她很多,她要仰着头才能够看到这个年少的后辈,伸出手想要拍拍对方的肩膀但是半途改成了拍手臂“以后就要靠你们的了。”


莫凡不答,只是捏着伞柄的手指渐渐收紧。


怎么能让你那么狡猾的逃脱。


 


02


叶绣从嘉世走出来的时候是冬天,雪花很少,南方的冬天虽然算的阴冷但是妹子们依旧舍命为美丽而奋斗,她的嘴里塞着一只橘子味的棒棒糖,背着一个背包,那个还是以前苏沐秋还在的时候给她买的,和苏沐橙橘色条纹的背包款式一样不过她的是红白相间的。


包里有一支笔一个钱包,一把伞,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她走的果断迅速,反正别的东西苏沐橙到时候也会给她送过去的。


“啧。”不耐烦的啧啧出声,叶绣伸手往衣兜里掏了掏,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啊。”咬了咬嘴里的糖果,她迈步走向街道对面的一家网吧,用身份证开了台机子,在台前小姐一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以及连续询问了三遍的“你真的25?”中叶绣选了一台大厅靠近边缘的地方。


在这里吧,不得不说一下叶绣这个人可以排到帝都广场的外号,圈子里的人都管他叫后妈脸T嘲讽帝等等,因为这个人确实是开口就拉嘲讽,当然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大家都比较清楚,作为一直被当做儿子来养活的叶绣来说,她最缺乏的就是某种认知。


比如男女对她来说形同虚设,她心里完全没有这个概念,这是个把自己一直当成爷们来用的妹子。


一方面是由于家里一直都是用教育儿子的方式来教育他,另一方面大概就是17岁苏沐秋死后,她好不容易被苏沐秋培养出的一点把自己当妹子的心思也被生活操弄的趴哭在地上再也没起来过。


后来虽然是日子好过了,但是一来二去那么多年,她也不怎么见人,也依旧是让自己不断的忙碌着,渐渐地,她也就遗忘了她确实是个妹子,是个战斗力渣五的妹子,不仅仅是战斗力渣五的妹子,还是一个长的堪称萌妹的妹子。


今天她穿着苏沐橙早上给她套上的雪纺纱的中裙,白色加棉的长筒袜,套了一件双排羊角扣的浅咖色的棉外套,边缘缀着一些毛茸茸的小绵圈,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围巾是苏沐橙织的,很长,叶绣饶了三个圈边缘的细线还是拖到了她膝盖的位置,穿着鹿皮的小皮靴,黑长的头发蓬蓬的,上面有一个苏沐橙给她别上的白色的发卡。


搭配着她背的背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稚气的不行的高中生,或者说一个可爱的漫画里走出来超级萌娘,等级堪比女神。


此等萌物出现在网吧这么富有汉子屌丝气息的地方何等的违和感。


整个就是泰拉瑞亚画风和梵高之间的扭曲。


所以她一出现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只是对这些天生没有太大感觉的叶绣完全没有注意到,不少汉子暗搓搓的表示能不能靠近妹子一点求个号码什么的,其中有几个萝莉控的汉子表示根本把持不住啊——


这些叶绣当然完全不了解,就算她了解也只会懒洋洋的笑一下而已。


她这个人吧,看上去冷心冷情,热爱拉嘲讽其实比那个圈子里很多人都长情,比世间大多数人都温柔。


网吧里挺暖和的,叶绣刚坐下随手开了机子,把手套和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随手放在一边之后,叶绣输了密码,进去首先点开网页扫了一眼时下的新闻,什么一枪穿云2再创佳绩周泽楷身价翻倍楚云秀探班周泽楷疑是地下恋情反正一系列有关周泽楷的新闻简直是高高挂起掉都掉不下来。


“啧。看样子小周这家伙还真是没几年就能窜上天王这位置啊”叶绣滑动着鼠标,漫不经心的看着其他的超级偶像苏沐橙出场S市索菲利亚开幕式朋克短裙可爱俏皮之类的话题,而后扫到一个八卦的时候她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点了进去。


【霸图总裁韩文清密会神秘女子】


今日,霸图总裁韩文清密会神秘女子…….


看到这里叶绣忍不住啧啧称奇了,这钱包脸都有人要了这也太他妈奇葩了把,她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往下拉网页


——啧,这还不知道是谁家的闺女呢,怎么就栽在…..


她的吐槽还在嘴里没有吐出来,就被生生卡在了嗓子眼的位置,伸手抓了一缕头发搅弄,叶绣的脸上露出近乎不敢置信的神情,那张图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她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这张图上和韩文清并肩走的人他妈的就是自己啊!!!!


“卧槽!?”


这张图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仔细看的话完全可以看出来就是她,凭借韩文清的实力不可能压不下来这样的小道消息更何况这他妈这家网站他没有记错的话完全就是归霸图管的把?!这他妈逗我呢?!


叶绣关掉网页迅速登陆QQ,鼠标一动一挥,她记得韩文清前段时间还和她聊过剧本的事情,而那之后她也没喝水聊过天,所以想也没想的就点了最上面的那个图标,看也不看窗口,手下打字打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连同敲击enter都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可是刚敲完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了她发送的那一个窗口——【大家都来喝酒吧】


这他妈是圈子里面各家公司的一个联合群,各家的人都有,这会儿就因为叶绣的话都暴动了。


一叶知秋:老韩卧槽你说你什么意思啊?!说啊!你怎么就让人拍到了咱两一块的照片?!姐姐我要是被人肉了怎么办?!啊!你倒是给我说说啊!卧槽!我该不会被少女们的愤怒给打死把!你个死钱包脸要找绯闻对象找别人去找我做什么!我可是要收费用的啊!信不信姐姐我揍你啊!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哪几家网站是你们家管的,我告诉你啊,别惹姐啊!沐橙和云秀关系很好啊!信不信分分钟黑死你!!


沐雨橙风:…..


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L,,,,,,


石不转L…….


……


….


..


鬼灯萤火:我似乎知道了什么…..


鬼灯萤火:所以叶神….其实是萝莉?!


生灵灭:……呵呵


叶绣这会儿气的不行,真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辈子也没见自己这么失策过!怎么会蠢的和黄少天那个家伙一样!简直不能忍受!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个时候,韩文清出现了——


大漠孤烟:多少钱?


叶绣一看,一下子就给楞了,什么多少钱?她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


一叶知秋:什么多少钱?


大漠孤烟:和你传绯闻要多少钱?我好打钱给你。


一叶知秋:……..


大漠孤烟:还有


一叶知秋:什么?


大漠孤烟:你打不赢我。


………卧槽!!!!


业界之神,剧本之神——叶绣,人生第一次嘲讽败在了自己的对手身上。


绝对是因为今天诸事不宜!!!


一叶知秋:2000万不谢,卡号你知道到,还有下一次再干这种事情翻倍。


大漠孤烟:我给得起。


土豪真他妈神烦!


叶绣看了一眼不断跳动的QQ讯息算是感觉到了什么是头痛的厉害了,她点了苏沐橙的聊天框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关掉了QQ-----------


真是——烦死了。


关掉电脑,下了机子叶绣将围巾手套什么的都乱七八糟给套上背包背好之后就往外走,眼不见心不烦。


她往出了网吧左拐准备去熟悉的那家大爷那里吃完馄饨的时候在一家店门口停了下来,她走进去买了个东西跑去吃了馄饨回到了网吧,对着网吧小妹说道


——你们这里招人么?


按照童话剧的开场,那么我们要这么说


——这是一个新的故事。


这是一个新的故事。


03


有人说,陈果是一个幸运的老板,有谁能够招聘就给自己找回来一大堆摇钱树呢?且不说此刻就已经红的如日中天的苏沐橙单是一个叶绣就已经足够一个老板吃几年了,这可是一尊大神啊!


而不说当时听到这话的陈果的心情多复杂,反正现在的陈果的网吧的小妹的心情特别的复杂。


陈果这刚进网吧,就看到自己家的网吧妹子和见着钱一样扑过来还不断的大喊“老板娘!!!”速度之快久之就像是他的身后有怪兽在追她一样——


陈果看着她表情惶恐就觉得好笑的慌,不由得摆摆手“你后面有怪兽追你啊,你跑这么快!”


结果人妹子连忙点头一副有怪兽的样子。


陈果满心疑虑的皱眉说道“怎么回事?你这是。”


只见地方兔子一样猛的窜到她身后说道“有人应聘!!!”


陈果笑了笑“这不是好事么?有什么好激动的,这也好有人和你换班啊——”


“你就是老板娘么?”陈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她扭头看向发声的声源,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看上去挺小,但是身上却有着莫名的成熟的气息,她不由得笑了起来“对啊我就是,请问你——”


“我应聘。”


“哦。可以啊、”


身后的吧台小妹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气氛融洽的两人,半晌之后只得颤抖着说道“老板娘!”


她的手指颤抖着“你真的相信她那么大么?!”


“唔。”陈果顿了顿,而后笑眯眯的点点头“差不多吧!”


“你看我成么?”


“恩恩。可以!”


于是叶绣就这么成为了兴欣网吧的夜间网管。


********


“喂!你知不知道兴欣最近来了一只萝莉网管!超级可爱的那种”


“我也听说了!真的好可爱啊啊!”


“据说已经成年了哦,诶嘿嘿嘿嘿嘿、”


最近兴欣网吧周围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传言,而这些传言的受害者和受益者此刻正在面对面的一起吃面条。


陈果看着睡眼惺忪的叶绣,一边吃面条一边模糊不清的说道“你发现没最近我们的生意似乎好了一点点哦?”


叶绣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点头,挂着两个青黑的眼圈,小鸡啄米似得,漫不经心的说道“有么?我不太清楚。”她昨晚改剧本到3点过才睡着今天就被陈果拉起来吃早饭说是要出去逛街了真是累得慌。


陈果看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有些不满的敲着瓷碗的边缘说道“诶诶!你没发现么?!最近的客流量尤其是男孩子比以前多了一些的样子我觉得很奇怪啊,因为有一些根据他们和我说都是喜欢窝在别的网吧玩的汉子——”


叶绣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啊呜一口吃了一大口面,鼓的腮帮子圆圆的像个小松鼠一样咀嚼着口里的食物直到一口吞下才慢腾腾的说道“你看你都说了是以前了我才来多久我怎么知道。”


好像也是哦。


陈果小声的说道,然后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讨好似的看着叶绣,见对方并不在意就低下头继续吃她的面了,吃完之后她拿起桌面上的两个碗,对着趴在沙发上的叶绣说道“你被那么软趴趴的好不好!我们今天出去逛街去,你来了好一段时间了还是这个样子,你一个女孩子这么宅怎么好哦。”


叶绣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好好好走走走我去我去我去。”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她任旧趴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动静。


陈果和她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也算是了解她的脾气了,一边打开水洗碗一边大喊“别在沙发上趴着了你给我快点去换衣服!”


陈果又叫了好几遍,叶绣这才慢腾腾的走进了自己房间跑去换衣服,她的衣服几乎说就只有那天到兴欣的时候的那一个,剩下的都是最近陈果看着她那样子说是预支了她的工资给她买的,工资并不特别高,她要置办的东西还挺多,所以七七八八弄好了,衣服还是没买好,陈果看她那样子就想到自己一直是一个人,就准备自掏腰包给她买。


谁知道人家压根不要,一开始她还不太开心,直到第二天到自家家里的一堆的包裹的时候,陈果才算明白了当时叶绣的那句没必要原来是真的没必要。


整理的时候陈果才发现那些衣服都是搭配好的,都用真空的袋子一件件的装着,连鞋都给弄好了完全就是拿出来穿的节奏,还想该不会这叶绣是哪家的大小姐吧,陈果这些年一个人过,日子其实过得并不算差,看着那些衣服就知道不是什么廉价的,她好奇的一问,原来是叶绣的妹妹给她寄过来的。


又过了些日子陈果就明白为什么那些衣服都要提前搭配好,因为叶绣纯粹就属于有啥穿啥拿起来就穿毫不在意的类型。


陈果有几次看到给惊到了,心里给叶妹妹点了32个赞一边接手了叶妹妹的工作,看着叶绣别又穿着一件衬衣就到处乱跑了。


等两个人弄好这些杂七杂八的都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


今天天气不错,难得的出了太阳风也不大,陈果看着就觉得应该拉家里那个准备长蘑菇的家伙出来走一走。


两人一起去了商场,陈果的洗面奶用完了准备去商场的专卖店再买一支,刚到商场就看到上面显示板上一个巨帅的人的广告,画面里的帅哥黑发黑眸,身材挺拔,长相那是一等一的号,面上带着些微的笑意,穿着黑西装,整个人简直就是帅哥的代名词!


陈果一边看着一边和叶绣感叹“这周泽楷真的是越来越帅了也难怪那些小姑娘都那么喜欢他了,这么帅啊!”


叶绣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的,比起平时来说似乎还多了不少,但是她有些累也并没怎么注意,只是打了个哈欠回应 陈果“恩,以前就是个帅哥,现在比起以前来说更帅了,更成熟了,成熟的果子总是有很多人惦念着。”


陈果让她的比喻给弄笑了,她四处张望了一下一边笑着调侃叶绣“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他嘛!原来你还是他的粉丝啊。”她皱皱眉头似乎在想什么片刻之后又说道“但是人家说喜欢的是成熟系的!这一看你就不达标嘛!而且他前段时间不是和那什么楚云秀闹绯闻么!说不定人甜蜜着呢。”


叶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都不接话。


陈果笑眯眯的拉着叶绣往里面走,走着走着陈果才发觉不对头扭头对叶绣说“我怎么觉得这人好多啊?”


叶绣一指不远处的横幅“诺,大概半个小时前周泽楷到过这里。”


“真可惜,那么帅我还想要个签名呢!”陈果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叶绣笑着调侃她“还要签名啊!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他嘛!原来你还是他的粉丝啊。但是人家说喜欢成熟系的, 你这一看就不达标嘛,而且他前段时间不是和楚云秀闹绯闻么?说不定人家甜蜜着呢!”


陈果一听这不是自己调侃她的话么,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看叶绣一眼。


两人买完东西,叶绣接了个电话就和陈果两人分开走了。


那边陈果也不太在意,只说叫叶绣要早点回去,叶绣点点头,脸上带些笑意的说道“哎呀,看着我给你把周泽楷的签名拿到吧,老板娘!”


陈果这压根不信。


只当她是在看玩笑。


4


叶绣慢腾腾的左走走右走走,出了商场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她刚下车就看到戴着帽子口罩墨镜近乎全副武装的男人腾腾的跑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一边口罩下面还模糊不清的出来一长串的话“哎呀我说你怎么那么慢啊我这都等了你好久了你说说看你出那些事你也不和我们说还能不能愉快地当朋友了,大家都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那边司机师傅大喊“钱钱!还没付钱!”


戴着口罩的男人灰溜溜的在叶绣鄙视的眼神中跑去付钱了。


两人一路拉拉扯扯的到了房子里面,男人才扯下口罩和墨镜,屋子里有好几个人,都是些熟人,叶绣这弄了好半天。


才对着扑过来就要抱她的女孩子说“沐橙,感觉怎么样?”


苏沐橙笑眯眯的说自己很好,但是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些微的担忧,叶绣摸了摸她的头算是安抚了,然后对着周围的几个人说“哎哟好久不见了各位,今儿个怎么都到了我这儿了。我这儿简直就是蓬荜生辉啊!”


黄少天无语的看着她“我说你这还贫啊?你和韩文清那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啊老叶你这真是有够丢人的,还不见外人,还基本上圈子里没多少人认识你,你看你和韩文清这么闹一发大家都知道你两有啥啥了。”


“我和老韩可没啥,你们别胡说。”叶绣回了一句就不搭理和麻雀似得黄少天,然后朝着站在最边缘最远的地方自己一个人一个圈子的周泽楷走过去“诶?怎么小周也来了。正好正好。”


然后她在周泽楷期待的目光中说道“带笔和纸没。给我签个名呗。”


前..前辈问我要签名了!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似乎都立起来了,闪动着愉悦的光芒,一双眼亮晶晶的,脸上带着些笑容,又似乎有些害羞的抿唇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块格子的方帕,刚准备签名就发现自己没带笔,黄少天不满的揉了揉叶绣的头,一边丢了一支笔看着周泽楷有些慌乱的接过去,嗤笑道“哎呀呀呀,叶绣你看看,周泽楷这是真心喜欢你啊,给你签个名人家都给紧张的。”


叶绣困扰的看了黄少天一眼之后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哎哎哎少天你这样很容易让我觉得你是在吃醋啊,啧啧不会是真的在吃醋吧!”她耸了耸肩膀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半靠在周泽楷身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欺负人家小周是个老实人么,真是不厚道哟少天,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前辈啊。”


黄少天听到她前面的话满脸通红的不满哼叫“谁吃醋啊谁吃醋啊!谁会吃你这个没有胸的家伙的醋啊!叶绣你还要不要脸了?!”在看到叶绣靠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显然连同耳朵尖都开始红起来之后不满的伸手拉开叶绣往里面走气呼呼的说道“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啊,就算是你想要粘着人家周泽楷也要看看人家乐意不乐意啊,你知不知道周泽楷有很多粉丝的?!人家一个一口唾沫你就别想活下去了!”


叶绣任由他拉着拖着往里面走一边扭头对着耳朵都红起来的周泽楷说道“诶。小周诶,记得给我签名。”说完她扭头有些踉跄的跟着黄少天往里面走还不断的抱怨“我说黄少天你慢一点啊。”


黄少天扭头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头,难得的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有些不满的哼唧了几声就放慢了步子,但是叶绣任由他拉着的样子让他的脸色稍微好一点,然后他不着痕迹的扭头看了一眼周泽楷。


对方看着他,没有笑容。


黄少天冷哼一声,死死的握住叶绣的手腕,大步向前走“快走吧。”


叶绣听着黄少天近乎少有的,不带一丝笑意的话语,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她侧眸看了看面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和几年前不一样,和最开始看到的时候不一样,黄少天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长大了,和苏沐橙一样由一个孩子一般的人被她看着长大了,想到这里她笑了笑,什么看着。


大概也是一年没见多少次。


两人走到了笑意盎然的苏沐橙面前,感觉到了苏沐橙意味深长的目光的黄少天有些慌张的松开了握着叶绣手腕的手,后知后觉的红了红脸,单手握拳放到唇边轻咳“咳。你们聊。你们聊”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开去找了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手里的书的同公司的喻文州去了。


黄少天自然就是知道自己和叶绣周泽楷的几声笑闹般的话语周围的人都听到了,感受得到周围的人投来的异常的目光,但是他也没太慌张,他不太说得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吧?


黄少天想。


“少天。”黄少天还是恍恍惚惚的发呆,就被旁边的喻文州给惊到了,他难得的有些如同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般的说道“队队队长怎么了么?”


这是早年间留下的习惯了,许多人叫喻文州是因为他出演的第一步偶像剧出演的是一个温柔腹黑的男主角,是一个篮球队队长,也都知道最开始出道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是蓝雨推出的一个男子双人组合。


但是少有人知道他们还是练习生的时候也有分过这样的队伍,黄少天这么叫喻文州根本就是习惯使然,练习生到最后是淘汰制来竞争出道的权利的,黄少天他们几个就是和喻文州分到了一组,相处下来大家发现喻文州比跳脱的黄少天更适合当一个队长,黄少天就让贤了,反正都是些虚名,对黄少天来说其实都差不多。


那时候喻文州因为唱歌总是很慢才进入状态而且唱歌总会慢一点,更加突出的是很难以驾驭高爆发快节奏的舞曲所以当时并不是特别多的人愿意和他分到一组的。


不过他却是一点点的在进步一点点的越来越好起来,最后他们取得了胜利,不过因为外形和定位的各项原因,最后决定由他们两来打开年轻女性的市场。


黄少天叫喻文州队长的习惯也是这么来了。


5


喻文州脸上笑意不变,眉角眼尾都带着温柔的意味,熟悉喻文州的都会说喻文州嘛是个很温,柔的人,会为人处世拉,高情商拉,反正就是十足的人生赢家的姿态,百分百的温柔的代表,不过黄少天却是知道队长是个黑肚皮的!


他看着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的位置”队长你别笑的那么渗啊!”


喻文州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轻轻的翻过一页感觉黄少天似乎有些惶恐的样子轻轻了笑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在楚云秀和苏沐橙之间的叶绣,没有移开目光,说道”你知道叶绣现在在哪里做什么麽?”


黄少天一愣,回答道”我还没问.....”


喻文州收回看着叶绣的目光扭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叹息,黄少天不自在的说“哎呀,这些有什么好担心的嘛,叶绣那家伙一定胡子好股好自己的啊。”他说到这里似乎就坚定了立场一般说道“这家伙可会气人了...”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似乎并不太放心。


喻文州听了手上的书一拢,放到桌子上,站起身走道叶绣几人面前“王队的饭菜估计做好了。你不是饿了么?”


叶绣微微眯着双眼抬头看着喻文州,不急不缓的说道“嗯,饿了。去帮王大眼那家伙抬饭菜出来吧。”


并没有回答喻文州的话,喻文州碰了一个软钉子也没有半点不愉的样子,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但从眼神中任旧可以看出有些微的受挫,虽然知道他是刻意的,但是叶绣看了他一眼之后,有些微的无奈的说道“走吧。”


“恩?”喻文州有些困扰的发出一个鼻音,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轻描淡写的温柔,就好像是暮春时节的一缕炊烟,缓缓升起,此刻莫名的带着些性感的意味,着实诱人。


“不是去帮王大眼太菜上桌么?”叶绣回头看了他一眼,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她咬了咬楚云秀塞在她嘴巴里的棒棒糖,然后对着不远处的周泽楷说“小周开饭了!”但是任旧是用手示意喻文州一起


叶绣这个人啊。


喻文州笑了一下,很轻的那种,他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忍耐。


做好菜的王杰希看着面前这个带头冲进来说着帮忙其实偷吃的家伙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她手里的橘子味的棒棒糖眉头都皱起来了,他解下围裙看着拿着东西的几人出去之后说道“你看看你,都要吃饭了你还吃什么棒棒糖,对牙不好。”


叶绣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把棒棒糖塞回嘴里双手捧着盘子,微微仰头看了王杰希一眼模糊不清的说道“好啦好啦我知道拉,单身爸爸王大眼。”


王杰希不可奈何的看了她一眼“走吧。吃饭吧。”


到了桌上大家才发现原来苏沐橙的碗筷都是脏的,也是就那么几个,叶绣被苏沐橙以是主人的帮手应该照顾好客人为理由的名义推进厨房洗碗,其他几人在客厅坐着闲聊,叶绣其间求助王杰希,无果。


叶绣正在洗着碗筷,其实这些她也时常做不过没人相信而已,刚把洗好的碗筷放进碗橱里,然后就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个人,且不说那高个子,单看那张帅的和银行金卡一样的脸她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前辈,,,,” 周泽楷似乎害怕吓到叶绣一般带着些小心翼翼的递过去之前的手帕,轻声道“我签好了。”


“诶?”叶绣看了看周泽楷眉头一挑似乎有些吃惊的样子脸上带着些笑意“小周还真是个实诚的人啊。”她又说道“诶,你放在我口袋里就好,对对对就是这个口袋,我这洗过碗手不大干净不方便接。”


周泽楷听着叶绣的指挥,小心翼翼的放到叶绣的口袋里,之后面红耳赤的说道“前辈,好了。”


叶绣这时候笑了笑懒洋洋的说“谢啦”她挤了些洗手液出来洗手,水声哗哗的在厨房里很响,外面是众人的声音似乎在张罗着买些什么来下酒菜,还听得到黄少天大声的表示为什么要自己去自己是一个明星诶!然后被楚云秀讽刺了之后就恹恹的出去了,叶绣擦干净了手,就听到周泽楷说道“前辈,我很乐意。”


“恩?”她伸手关掉了水龙头,厨房顿时就变得分外的空旷了,她半靠在流理台边上,从包里拿出一根新的棒棒糖塞进嘴里。


“被前辈看,我很乐意。”周泽楷看着她,一双眼安静又坚定,如同宣誓一般的说道。


叶绣楞了片刻之后笑了笑,她踮起脚尖揉了揉周泽楷的头,棒棒糖在她的嘴里让她说话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呵。小孩子。”


“走吧,吃饭去吧。”



评论
热度 ( 309 )
  1. 水榭淼淼橘子拌饭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