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ALL叶】问仙缘(一)

好文推荐

阿转:

注意事项:修真背景,ALL叶,CP暂定周、喻、黄(韩、王友情向,无明确感情线);师徒paro,周喻黄是叶修的徒弟;内含海量狗血,可能但不限于有:转世重修/虐恋情深/失忆相杀/破镜重圆/养成与反养成/入魔/强制啪啪啪/老吴(伞哥)他们又死了等等丧♂心♂病♂狂的内容。


预计中篇,TAG问仙缘,不日更,不日更,不日更。


 


&&&




一、


深林中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叶修加快了脚步。


夜已深了,如果不是今天不走运地被几只豺狼追进了森林深处,叶修是绝不会这么晚才回家的。养父还在世的时候就再三告诫他,这片林子入夜后经常有妖魔出现,天黑之前一定要离开。


不过现在他除了加快步子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夜沉如水,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叶修的脚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叶修举着火把,时不时抬头靠星辰辨认方向,然后低头继续走。


忽然,林中吹来一阵阴冷的妖风,风中夹杂着几声锐利尖叫,片刻后就断了声息,然后某种踩着落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叶修熄了火把,干脆利落地上了树,取下弓箭屏气凝神地看着脚步声的方向。


这脚步声不似兽类,听节奏像是人,可是落地又很轻,叶修疑惑地蹙了蹙眉,他甚至怀疑是哪个身负武艺的江湖人深夜在赶路,然后顺手打杀了几只不长眼的畜生。


很快,前方的林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径直向他走来,皎皎月光下那人气势不凡,只是相貌过于威严,仿佛寻常人家贴在门上的门神一般,一看就令人生畏。


那人一眼就看到了躲藏在树上的叶修,也不出声,只是站在树下看着他,叶修毫不怀疑他轻轻一掌就能把这棵粗壮大树拍断。


可奇怪的是,叶修并不怕他,甚至觉得这个相貌怕人的男子对他心怀善意。


“你是人是鬼?”叶修蹲在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道。


“都不是。”那男子冷声说道。


“那就是妖怪了?”叶修啧啧了两声,“生得如此吓人,莫不是大虫成精?”


那男子不答,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道:“夜已深,你该回家了。”


叶修嘿了一声:“这不正在赶路吗?要不虎先生你送我一程?”


可惜那人没有理会叶修的无理要求,只是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离去了。直到他人影不见,叶修才从树上一跃而下,沿着那神秘人来时的方向走去,不多时就看见两具奇形异状的妖物的尸身,他不由悚然。


原来方才发出尖叫的是这两只似鹿非鹿、面生獠牙的妖物吗?若不是刚才那人出手,他此时恐怕凶多吉少了。


叶修这时才觉得后怕,他十岁就独自入山打猎了,六年来从未见过如此怪异之事,虽然养父在时也会同他说起妖魔行凶的恶状,可他也还是头一次亲眼看见这种离奇怪物。


罢了罢了,还是早日回家吧。


叶修越发警惕,一路向山下的木屋走去。


 


身后狼嚎声越来越远,前方传来淙淙水声,穿过这条小溪就是他的家了,叶修心下一安,一直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去。


片刻前遮蔽了明月的浮云被清风吹散去,皎洁月光倾泻而下,照亮了这条溪水。叶修在溪边蹲下身来,掬起一捧水喝了一口,又抹了一把脸。已是深秋,夜风吹在人身上一阵阵阴冷凉意,叶修被刺骨的溪水激灵了一下,不由打了个哆嗦,此时他精神了许多,正欲环视四周,结果刚一抬头,他就惊呆了。


远方林间,有一仙人身披雪白轻裘,踏月前来,凡人只消看一眼,就决计忘不掉那张眉眼如画、俊美无俦的脸。


仙人涉水而来,脚下不起点滴涟漪,叶修呆呆地看着这个陌生而美貌的仙人,而那仙人也看着他,眼神温柔又悲伤,似有千言万语,却终不发一言。


“你……”是谁?叶修想问他,可是仙人却脱下身上的狐裘,披在了衣衫单薄的叶修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叶修的意识一下子变得渺远,他浑浑噩噩地被仙人抱起,蜷缩在仙人怀里,心里却生不起一丝一毫抗拒的念头,他只是抬着下巴,呆呆地看着仙人那完美无瑕的脸。


“我们要去哪里?”叶修迷迷糊糊地问道。


仙人很久没有回答,就在叶修以为他不会再回答时,他却幽幽地开口了:


“回家。”


得到答案的叶修甚至没办法思考是不是回到他那间尚能蜗居却时不时透风漏雨的小破屋中,他直觉自己不太对劲,可是却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只是像被迷惑了一般,对任何答案任何安排都欣然接受,仿佛这一切本就该如此。


披在他身上的狐裘散发着秋日暖阳的气息,柔软又温暖,叶修心神安宁,无忧无惧,甚至不会好奇抱着他的人究竟是谁。


“且住。”前方忽然传来一个温雅的声音。


仙人停下了脚步。


一个身着墨衣,温文尔雅的男子仿佛从夜色中化身而来,叶修怔怔地看向他,那斯文清雅的男子对他微微一笑,眼眸比夜色更深沉。他轻轻一抬手,在叶修的眼睛上拂过,一阵倦意袭来,叶修立刻昏睡了过去。


“不用紧张,只是让叶师小憩片刻。倒是你……莫忘君子之约。”喻文州说着,身后林中被撕开的妖界缝隙被地力中蔓延滋生的魔气侵染,逐渐弥合。


周泽楷低头看了熟睡的叶修一眼,素来沉默寡言的他开口道:“魔主亦敢称君子?”


喻文州仍是笑:“至少我不至于让人魂飞魄散了去。”


周泽楷神色一厉,乌眸转红,看向喻文州的眼神里带着浓浓杀意,怀中的叶修不安地呢喃了一声,蹙着眉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杀气瞬间消弭,再睁眼时,血色的眼眸早已恢复本来的颜色。


“如此轻易就动了杀机,看来你心魔已深,此时分神跨界前来,稍有不慎就有反噬之虞。”喻文州状似关心地问道,“你我师兄弟一场,不如我帮你压制一二?”


“不劳费心。”周泽楷冷淡道。


“少天已经找到了前尘花,只等斩尽三万万恶鬼破界还阳归来。微草道门王真君与叶师多年知交,想来不介意帮忙炼丹,届时就可以点醒叶师记忆,接他重返仙途,在那之前……还是请韩道友做个监督吧,韩道友以为如何?”喻文州微微侧过脸,看向那去而复返的英武男子。


“早知后来,他当初就该一掌劈死尔等孽徒。”韩文清冷声道。


“世事难料,就算王真君也算不到今日之局,更何况……叶师从不是个信命之人。”喻文州看着叶修睡得香甜的脸,目光流转。


原来叶师十六岁时竟是这般稚气相貌吗?倒是真不曾想到。喻文州见过他追忆时、洒脱时、喜悦时、悔恨时、授道时、情动时,亦曾亲手送他沉沦七情六欲不得超生,却唯独不曾见过这样天真不设防时的叶修。


喻文州想要替叶修掖一掖蹭在他脸上的狐裘,周泽楷却抱着叶修闪身避过了他的手,喻文州不恼,他本就是个甚少会恼人的性子,入魔前不是,入魔后亦不是。入魔前他资质平平,心性平和稳重,素来被人喜欢着,这喜欢中多半还夹杂着一分怜悯;而入魔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让他恼上半分了。


“时辰不早,送叶师回家吧。”喻文州垂下眼,轻声道。


 


 &&&




PS:写完女神本想弃马甲江湖再见,但是架不住脑洞喷涌而出……一开始脑了个美狐王周周的故事,结果阿转的脑洞以光速扩张,最后忍无可忍决定再写一篇。


阿转要尝试下酸爽的狗血风格,希望大家喜欢:-D



评论
热度 ( 1340 )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