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韩叶/ABO】 路遥千里 (00-01)【【已重修】】

好文推荐

Ayue君·背井离乡失踪人口:

【通知★】【【因剧情需要,修改添加了一段,为不影响阅读,可重新点击观看。】】


之前一直想写的ABO韩叶,老韩Alpha,老叶Beta。
昨天和小天使打赌,说她更新我就码ABO,结果她真的更新了,大写的失策(。)


注意:
* 部分性别歧视有。
* 为了开车而开车。
* 更新速度不快,跳坑谨慎。


  
> 01
  
  
  韩文清在B市买了一个房,两室一厅一卫一厨,首付就花了几十万,装修又花了十几万。张新杰跟着装修的时候去过一次,屋里什么东西都是全的,要说住人的话,约莫搬些衣服洗漱用品就可以了。但韩文清这房子买的就像是摆设,两室的床空着,卫生间的台架上什么也没有,厨房倒是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可全是新的,更让人不明所以的是韩文清平白无故的请了一个保姆,隔三差五去打扫一下,可那房子空着,张新杰一年两年的都没见过他们队长住进去两天,给人看着仿佛钱多了没地方花。
  倒是后来,B市房价水涨船高后来涨得厉害,张新杰约莫着他们韩队大约是做起炒房的生意来,早些年有了眼力见所以才买了这房,结果听说了那房子炒到了百万也没见队长有什么表示,保姆还是请的,依旧是每个星期三和星期六去打扫。
  其实这事他真管不上,什么买房卖房张新杰的心思也不在这,但是张佳乐好奇,他大约是在中间摸到了商机,总是想从中套出些门路来,张新杰觉得他这想法也没错,有钱也不能坐吃山空,炒房也可以玩一玩,但和炒股一个道理,懂得适度,什么时候收什么时候放,门路都在老手里头。
  但张新杰觉得他们队长大约不是老手,甚至有点钱多没处花的冤大头迹象,因为H市的房价也炒起来后,韩文清又在H市买了一间房。
  这回房子张新杰没能去看个大概,听说他们队长也压根没去看那房子窗户是朝西还是朝东,从张佳乐不知道从哪来的消息说那房子其实是叶修帮着做参考去瞅了两眼然后才板上钉钉买下的。
  谁也不知道叶修还会看房,张新杰听说之后还觉得几分好奇。
  这好奇没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大约也就两个月的时间,霸图对兴欣主场那一场,张新杰参观完会场后打算去上个厕所,结果刚刚走到走道里就看见自家队长和自家死对头在走道里谈话,本来灯光昏暗该是有什么也看不见才是,可不知道怎么的,张新杰偏偏就看到了叶修别在腰间的钥匙扣,上面有一串单独挂着的一把钥匙,上面挂饰有点眼熟。
  
  卖房的促销千奇百怪,钥匙扣上都有文章,张新杰见过他们队长B市房子的钥匙,一对串着,上面扣着一对的玉饰,倒不是值钱的玉,也不是多好看,可明眼人都知道是一对的。
  两室一厅,卖的是婚房的亮点,也算不稀奇。
  
  可那挂饰叶修别着在,该稀奇了吧?
  
  这事看着奇怪,却也不好瞎猜。
  总归也就是那点不太好说出口的事但容易瞎想的事。
  
  但若是猜想无误,这件事里尤其让人为难的是韩文清他是个Alpha,而叶修却不是适合他性别的Omega。
  叶修他――是个Beta。
  
  Beta这个性别让人探究,在有了Alpha和Omega这种两极分化明显的性别中掺杂着这个看似简单普通的性别,Beta作为三性中最为普通的性别,分化出的数量相比较A与O分化出的人类数量比数也是最多的,在三个性别中,也是依靠着A>B>O这种状态做的分类,Alpha总被人认为很强大,而肩抗生育大责的Omega无疑被认为软弱,甚至需要人来保护,在二者中间夹存的Beta无疑逊色,别人总觉得有所成就的就该是Alpha,Beta只是锦上添花的性别罢了。
  这大概也就是别人总认为拿下了联盟三冠的叶修是个Alpha的原因。
  
  比起具有生育责任而被歧视的Omega,Beta因为分化数量较多,而却没有实质性的用途而被人小看,如同蚁群里的公蚁,大多数的Beta自从分化结束后就已经被定上了不可改变生平,此后就将碌碌无为的标签,更因为无法生育和至使他人生育,Beta的婚姻概率只有21.37%,调查报道后,这个概率让人惊叹,平均100个Beta只有12个人是结婚的,BO概率为4%,双Beta为16.36%。
  而随着近些年来Omega的地位显著提高,随之而来的是Beta地位的下降,作为中间人的Beta总是被旁人认为可有可无,是分化系统出的一个玩笑。性别歧视依旧存在,甚至不可能有所变化,Omega因为稀有而被珍贵起来,Beta却因为生育方面的缺陷始终只能归于平淡,默默无闻一生。
  
  叶修是个Beta这件事其实说起来也并不稀奇,ABO性别分化以来,Beta占人数48%,足足一半的比例,所以寥寥百人的职业选手群里不缺乏Beta选手,但叶修在荣耀里表现出的强势让人惊叹,更多人愿意相信他是一个Alpha,而叶修这么多年深居简出山顶洞人般,从未暴露过自己的性别,更加奠定了外面的流言蜚语。
  但熟知他的职业选手们都知道,叶修是个Beta,对信息素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Beta,这比他是个Alpha要让人难以置信的多。
  
  性别歧视总是有的,但这个东西要是自己本身不在乎,多数人的想法也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唯一让张新杰觉得该对此有所忧虑的事,因为Beta身体结构上的问题,Alpha与Beta是不适合婚姻的。
  因为Beta的身体不适合婚育,就连至使对方生育的可能性都是极低,这使得他们在性上可以自由奔放,却在谈婚论嫁方面显得捉襟见肘,更因为没有信息素的原因,Alpha和Omega无法与Beta在性爱上难以形成十足十的契合,这也是Beta的缺陷之一。
  虽然如此,但至今为止没有一条规定指出任何一对性别的恋人不能组成家庭,可像AA,AB,OO这类的恋人,多少在别人眼里有些不正常的意思。
  
  张新杰对数据很敏感,他喜欢将所能理解的东西用数字来表达,也喜欢看数据明切的东西。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
  
  AB的婚姻比只有0.01%。
  
  万分之一。
  
  概率是种冷酷的东西,数据也是,错差是有的,谁也不能说不会存在误差,万分之一或许都是假的,只是参加调查的人的恶意或是巧合,至少,到此为止张新杰并未见过任何一对Alpha和Beta的恋人。
  
  但现在有了。
  
  就在眼前。
  
  数字是极其冷酷的东西,连带着概率一起让人无可奈何。
  这是事实中的事实。
  
  但无论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只要出现了那个之一,总归就成了一个特例。
  
  就成了,一个不怎么冷酷的百分比。
  
  
  
  
  
  
  
  
  
  
  
> 01
  
  
  房子买了总是空着也不是办法,H市这边的房价相比较B市也只会高不会低,叶修拿着韩文清的卡划拉一拉就划掉几十万,觉得韩文清就像老一辈的土财主一样,钱多的让人恨不得让人抢了他的。可他这么想总是不厚道,毕竟房子又不是买给韩文清一个人住的,钥匙也就配了两把,一把丢给了韩文清,一把自己收着,搁谁看都觉得这事也不是帮忙买房那么简单。
  和韩文清这关系不好说,要和熟人解释起来也就是讪笑一下,耸耸肩就这么过去了,叶修觉得他和韩文清本人也商量不出这关系的具体一二三来,非要说个明白的话,他们两个人,大约,是在同居。
  
  同居嘛,又不是合租,两个大男人,大概就是定下关系了。
  什么关系就不挑破说了,总归是心知肚明的。
  
  但房子这事叶修心里有想法,他觉得B市那个房要是做炒房给卖了也是划来,倒是和韩文清说过,结果对方没听到似的没给个具体回答,叶修一来二去的觉得也可以放着不管,房价这说不定再过两年价格可能还是涨,大赚一笔兴许可以,倒也就放着了。
  B市那个房韩文清买的早,说是和他商量,也只是QQ上随口提了一下,要是说起来,大约也就是用今天吃了蛋炒饭的语气说了“昨天买了一个房”,叶修反应过来一问,几十来万就这么泼水似的出去了,吃惊不小。
  所以这次说要在H市买房,叶修觉得两人既然已经要搭伙过日子干脆就把这事揽了。找房是他负责找的,韩文清十分放心他,给他寄了张卡,密码不是什么“你的生日”,就是一二三四五六,叶修刷开一看余额,觉得韩文清心真是宽。
  
  卡都寄到眼前了,叶修张罗着,腾出两天空来大太阳下走了几步路找了个销售部寻觅了一个房出来,两室一厅一卫一厨,还是那一套配置,装潢没折腾,他打算和韩文清商量个一二,直男审美不是事,苏沐橙说她要承包装潢,叶修放心她,觉得可以有。
  两室一厅的屋不大,九十多平米,但房价实在让人心惊胆战,首付就要了四十五万。别人的钱总不是钱,老韩的钱就是自己的,划拉一下几十万就这么没了,叶修在银行自助区那反反复复的看余额,总觉得有种少了一个零的肉疼。
  
  房子买了之后回去就和韩文清汇报了一下,霸图队长没什么表示,说装潢可以随苏沐橙去折腾,于是叶修又撒手把卡甩给了苏沐橙,而后韩文清又问地势如何,朝西还是朝东,三楼还是六楼,叶修一乐,叫他自个来看。
  有比赛,巧了正好要来H市,兴欣主场对霸图一场完毕,韩文清顺着走道就去找叶修去了。
  
  世邀赛结束,叶修的稳定工作算有了着落,退休了也是荣耀顾问,主基地是在B市,但本根还是扎在兴欣这,H市和B市两头跑,B市的房子也就进去住过两天,摆设一般。但叶修是真的忙,好不容易休了半个月的假期,为了挺进季后赛的兴欣他又跑回了H市,指导比赛还是可以,但上场是不能了。
  他一退役,总是彻底干净,这一年的赛程里,韩文清还是那个大漠孤烟,一叶之秋早不是他,君莫笑也不是了。
  
  韩文清找到他的时候,叶修正窝在走道拐角里抽烟,火光明明灭灭,表情也不怎么明显,但听见脚步声就抬头往这边看,看到韩文清就开始乐,然后伸出手。
  “来的挺快。”
  
  韩文清伸手把他拉站起来,对着空气里呛鼻的烟味皱眉:“把烟掐了。”
  
  出钱的人是老大,叶修磨磨唧唧在墙上按灭了烟头,然后懒散的站着,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串串着个中国结的钥匙来:“钥匙给你,今晚要去看吗?”
  
  韩文清接过钥匙:“行,今晚去看,你带路。”
  
  叶修点头,然后在口袋里摸出另一串钥匙来,还是串着个中国结的,红色的分外喜庆,还有一块石头坠子,刻着出入平安,和韩文清那串一模一样。
  “要了三把,还有一把丢给沐橙了。”他解释道:“沐橙把家具置办完了,正巧够你看。”
  
  韩文清点点头:“走吧。”
  
  一扭头,正好看见张新杰在走道那冲两人摆了摆手:“队长,叶队。”
  
  “新杰啊。”叶修从韩文清身后探出个脑袋:“今晚比赛打的挺漂亮。”
  
  “谢谢。”张新杰点头示意。
  
  “下次还你们一个更漂亮的。”叶修笑了笑,然后用胳膊肘撞了一下韩文清,冲他眨眼:“欺我不在场啊老韩,我不上场打那么凶,沐橙要是哭鼻子了看你怎么办。”
  
  韩文清扯了他胳膊一把,强行把东倒西歪站着的叶修拉直了:“好好走路。”
  
  叶修抿了抿唇,看着没了下步动作的张新杰笑了笑没说话。
  
  张新杰这么多年熟人,叶修对他没什么提防,Alpha和Beta,在旁人看来一定觉得稀奇,真要是随便玩玩的,A与B也倒是能玩玩,若是真心的,却是少有,毕竟实在是不相符的两个性别,Beta对性爱的态度一直是无所谓,比起被信息素压的死死的A与O来要自由很多,没有信息素的支配,其实大多数的Beta也乐于游离在二者之间。
  叶修早些年和韩文清也是稀里糊涂成了,但从来没有玩玩而已的想法,成了是认真的,这事两个人都清楚,就也什么都没说。
  
  才在一起的时候是第三赛季,叶修无意撞到易感期的韩文清,迟钝如Beta往常一样和对方打招呼,说了半天的话来才发现出对方的不对劲。抑制剂不在身边,脑子里稀里糊涂却又清清楚楚,两人就这么磕绊上了床。
  这事按正常故事套路来说,Beta不易受孕,性爱自由的很,两个人都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大可不必在乎太多,就当快活了一场。
  当然结果不是如此。
  
  易感期不是发情期,总归是知道自己什么情况,Beta又是脑子清醒做爱的性别,两人醒来之后连尴尬都没有。
  而后这样脑子里稀里糊涂却又明明白白做爱的事就成了不需要解释的事情。
  
  谈情说爱算不上,说是炮友那就是将这关系说的好笑,叶修偶尔一想,觉得这关系没什么可想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韩文清他就是个Alpha,他也确实不是什么Omage,可这什么也不影响。
  
  相识也有一十二年。
  
  多少情感,与性别无关。
  
  夏季闷热,这几日大约是要下暴雨,闷燥的风吹过走道铺面而来,有着夏夜的闷热水汽味。走道不长,却好像山洞里的轨道一样,灯光昏黄一盏一盏,远远的是赛场里散场的音乐声,人声嘈杂,却离他们很远,叶修摸出才买了三个月不到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晚上九点多。
  他伸手又捣鼓了一下韩文清:“哎,看房要不先歇着,我请你喝一杯去。”
  
  韩文清侧头看他,他听到了一句稀奇的话语。
  
  “我请你喝一杯。”叶修乐于重复了一遍。
  
  迄今韩文清也没有见过比叶修还不胜酒力的人,他第一次见叶修喝酒,看着对方端着的坐着,下一秒就摊在了椅子上,过程很快,让人来不及回想之前的那几秒发生了什么。
  好在叶修本身就不是贪杯的人,他不喝酒,少有人知道他酒量极差,这大概也源自于他自己本身就克制着自己不喝酒,毕竟是职业选手,就算是摔了一跤,都得把手给护着,像叶修这般明白人则更是爱惜自己那双手,能做到滴酒不沾就连碰一下都不稀罕。
  所以叶修说请他喝一杯的时候,韩文清还怔了一下。
  
  荣耀十几年,两人比赛场上年年见,餐桌上却是少见,而酒桌上更是一次也没有过。
  
  但若是叶修要请他喝一杯,韩文清没有不奉陪的道理。
  
  他们走出了赛道,从选手通道那钻出了比赛场大门,一出门就是车流熙攘的马路,鸣笛声,熙攘杂乱的人声,路边音像店和隔壁超市的音乐声嘈杂的混在一起,抬头去看,各式各样店铺的招牌,马路天桥上的广告牌,红的绿的闪着光的,轻巧的点缀着这个在夜晚也热闹非凡的城市,而因为夏季暴雨来临前的闷热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中,让人觉得有种呼吸不畅的难受。
  
  叶修扯了扯衣领,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走道里是没有空调的,到了这种夏季的比赛时总是难熬,所以眼下从闷热的走道里走出来反而到因为风的流通而显得舒服几分。不过记者多,狂热粉丝也是常有,叶修擦完汗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顶鸭舌帽来戴在了头上,然后冲戴着墨镜的韩文清咧嘴:“新墨镜啊?”
  韩文清稀奇的看着他头上那顶帽子,:“这哪来的?”
  “买东西送的。”叶修伸手理了一下帽沿,这让韩文清更清楚的看到了上面的图案。
  黑色的帽子,上面是红色的英文单词“The Glory”,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荣耀粉的简单配置,十分具有欺诈性。
  也十分……不同寻常的少见。
  
  大概也是少戴帽子的不习惯,叶修抬手理了两下,帽沿一会往左转转,一会往右转转,好像怎么戴都不痛快。韩文清抱着手臂看他的动作,仿佛看只有三岁的幼稚儿童,终于在叶修伸手要把帽子重新理正的时候韩文清伸手把帽子稍稍提了一下,这才在他的视角看到叶修的眼睛。
  “就这样。”他仿佛下达战术一样,简单明了。
  
  叶修就放下了手,他从帽沿那抬眼往上瞥,发现不太能看清楚人,于是又歪了歪脖子:“那走吧。”
  
  两人穿过马路,然后从天桥上往右边拐,H市的路段叶修最熟,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哪里能买到不好买的东西,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不会不知道,所以韩文清在H市的时候通常是他带路。
  虽说如此,但韩文清也知道叶修这是在把他往哪里领,毕竟来过,马路对面天桥往右拐有一条美食巷,因为对街就是一所学校,现在也巧在临放晚自习的时候,往那边走有吃的准没错。
  美食巷多是小吃,但夜宵类也是有的,馄沌水饺面条,云吞面蛋炒饭关东煮一类要什么有什么,食物的香气和熙攘的人群,小招牌上亮着的灯光显得一条小巷别具风味。
  
  叶修本来也只是一时兴起,谁知道正巧比赛结束晚自习也结束了,这下小巷里人来人往,谁踩了谁一脚那都不是什么事,叶修不幸中招,本来他是走在前面带路,结果就被迎面匆匆跑过去的几个学生撞了一下,脚步一跄差点摔一跤。
  几个学生脚步顿都未顿,嘻嘻哈哈的给了一句“对不起”就跑远了。
  
  “喏……年轻就是有活力啊,是不是?”叶修站直了身子,忍不住回头朝韩文清笑。
  随后又抿唇轻描淡写道:“时间过的真快,我都要三十了。”
  
  三十岁的Beta,还没有成家也算是正常,好在事业算是有成,叶修对此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忽然一想起来年龄这事,站在原地里就生出一种恍惚感。
  大约就是“已经过完了大半的人生,却还不知道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恍惚。
  
  可叶修从来不是那种对将来没有把握的人,这种恍惚来自一时,不到几秒钟就会随着来往的闷热湖水汽消散。
  
  “还是那家?”韩文清看他站直了身子,于是没有伸手去扶。
  
  “咱们也有两年没来了吧,不知道老板还在不在。”叶修答话,继续引路:“不在的话也没关系,这边都是吃的,就是可惜。”
  
  两人说的是很早之前结伴来吃的一家大排档,老板厨艺不错,醋溜白菜做的很得叶修胃口,之前叶修才到H市的时候到是经常来吃,老板姓李,叫李英东,左右街坊都喊他东子,和他相差七八岁,也结伴玩过荣耀组过团,算是叶修在H市的老交情,但后来因为一般比赛完就整队回去,加上这边离原嘉世不远,叶修从嘉世退役后就少来了,和韩文清来的那次也有一段时日,如果是挪了位置,估计叶修都不太好在杂乱的摊位里找到他。
  
  好在还是老地点,但店铺似乎翻修了一下,桌椅板凳擦的干净,叶修往门口一站,还有点不太相信的张望了两眼。
  
  东子老板正巧在水池里择菜,店内的灯光没能完全顾到他,于是叶修一时没能发现拐角那还有个人,只是听闻到水声稀里哗啦,然后是老板他一扭头就瞥见了戴着帽子往店里探头的叶修的招呼声:“里面坐!有空位!……哎呦是小叶吗?你可好久没来了!”
  
  叶修笑了笑:“忙嘛。”
  
  “知道,知道。”东子十年前还是一个瘦的摸得到骨头的瘦子,眼下肚子却已经有了一圈游泳圈,原来的头发剃了一个板寸,身穿背心短裤,脚踩着人字拖,十分居家的在这美食一条巷里称霸多年,眼见着叶修站在门口探望,于是干脆甩了甩手上的水在身上抹了一下就走过来招呼叶修:“你现在当然忙啦,来吧,里面有空位,不赶紧坐一会人就坐满了,正巧前几天我弄了新菜色,尝一尝呗。”
  
  叶修笑了笑,跟着走了过去,和韩文清挑了一个二人桌子坐了下来,然后抬头看跟过来的老板:“最近有新菜色?先不忙吧,还是那几道就行。”
  
  “还吃那几道?”东子见二人坐下,伸手递过来一张菜单:“醋溜白菜照旧有,花菜炒肉片不巧,花菜卖完了,辣子鸡也有,但最近换了新辣子,小叶你估计受不住,要不我先去炒个白菜,其他你看着点。”
  
  “也行。”叶修点点头:“对了,上两瓶啤酒。”
  
  “愿意喝酒了?”东子一乐:“那你真是赶巧了,去年买了冰箱,冰镇的,要不要?”
  
  “行。”叶修笑道。
  
  东子趿拉着人字拖走了两步,中气十足的喊:“小菲,帮忙拿两瓶啤酒!”
  
  他话音未落,叶修一怔,眼看着那个叫小菲的姑娘走过来笑盈盈的提着两瓶啤酒放在桌子上。
  
  东子老板似乎明白他的楞怔,十分霸气的伸手拦住了小菲的肩:“我老婆,今年二月结的婚。”
  
  “恭喜啊。”
  
  叶修笑开了,他大约是想站起来说两句话,结果被东子拍着肩拍了下去:“行了,坐着吧,我老婆手艺比我可好着,你们口福来了。”
  
  东子比他大七八岁,也是个Beta,早些年混迹网游的时候谁也不分谁,一群兄弟,指哪打哪,地痞流氓都没这么团结,可没等几年,散伙也散的快,最后一次见面一群人还在东子这吃了饭,眼下那顿无疾而终的饭可以叫散伙饭,那群吃了饭各奔东西的人,连个样子名字都被时间冲刷干净了。
  唯一可说的是,偶尔会有某个兄弟突然冒出来,说“哎呀我结婚啦,地点在xxx,有空就来”,于是这么的一群兄弟里七零八落的都结了婚,剩下的要么早就没了声息不知道死到了哪里,要么就是叶修东子这类老光棍。
  
  Beta不好找人结婚,找个Beta结婚都不容易,要是想找个Omega,那就是做梦,如东子这类心心念念想要找个Omega的,就这么拖到了这个年纪。然而叶修看那个叫小菲的姑娘,因为自身Beta的特性而没有看出性别来,只在直觉认为那应该不是一个Omega。
  
  “是个Omega?”叶修看着东子去了炒锅那,小菲也紧跟其后,探头向韩文清问道。
  
  “Beta。”韩文清正在看菜单,头也不抬。
  
  东子的Omega梦终于还是醒了。
  
  叶修“哦”了一声,拿起倒了啤酒的杯子喝了一口冰镇啤酒,发酵的麦香味随着喉咙进了胃里,一阵冰凉。
  
  韩文清朝那两人忙活的厨间看了一眼,叶修只是把倒了啤酒的杯子往他眼前一推:“看什么?”
  
  霸图队长收回视线:“没什么。”
  
  将菜单放在桌旁,墨镜也折叠好放在一边,韩文清靠在椅背上,他们坐在亮堂的灯光下,嘈杂声就在四周环绕,这个时候人也多了起来,有些人结伴进了店铺里,嘻嘻哈哈聊着什么落了坐,东子擦着手来递菜单,随口说着什么笑话,一群人笑闹在一起。
  相比较而言,叶修和韩文清这边倒显得冷清了,菜还没有上,桌上只有啤酒和大杯的啤酒杯,叶修显然不想在店铺里也戴着那个“The Glory”的帽子,于是摘了下来放在一旁。
  
  “过几天我得回B市了。”叶修在手上捏着一双一次性的筷子,在二人的沉默里往桌上敲了两下作为铺垫:“你们下场对轮回对吧。”
  
  “嗯。”韩文清应道。
  
  “苦战啊。”叶修耸了耸肩:“身为老对手我祝你好运。”
  
  韩文清端杯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抬眼瞥了一眼他,不出所料看到了叶修笑着看他的表情:“嗯。”
  
  “有没有兴趣听一下老对手的建议?”叶修接着道:“再打下去可真的要招人厌了,你底下多少小队员潜能没激发呢,你这样皇帝似的占着队长位子不肯撒手也不是办法啊。”
  
  韩文清没理他。
  
  叶修也不说话了,用筷子一下一下敲着桌子,等着上菜。
  
  醋溜白菜很快端了上来,散发着热气的菜还是熟悉的味道,叶修三下五除二拆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菜挺烫嘴,于是抽着气咽下了后叶修连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
  
  啤酒独特的麦香和清苦的味道顺着喉咙下了肚,在胃里缓慢升起反应来,仿佛胃酸泛起的那种感觉,却又有些暖洋洋的。
  
  大概是一杯啤酒下肚,叶修真不太想说话了,干脆沉默了片刻后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来递过去:“老韩,老冯要我问你一句话,要是不留队霸图,这边有个职位给你,你要不要?”
  
  “看今年赛局。”韩文清看了一眼那张纸,没接过手,只是夹了一筷子的菜尝了一口,味道还是那个味道,竟然和记忆里没多大区别。
  
  叶修的表现好像这情况在他意料之中,他直接把那张纸折了折推给了韩文清,然后收回手来继续吃菜:“我猜也是这样,老冯那边我已经说过一遍了,你要是想回绝,自己打个电话说一下吧,好歹证明我通知过你了。”
  
  “再说。”韩文清道。
  
  哦,再说。
  就是没得说了。
  
  叶修扭头看了一眼他们后面座位那群从进门就热热闹闹有说有笑到现在的人,那似乎是一堆聚集在一起的荣耀迷,到底是粉哪队不太好分辨,可以分辨出来的是他们在讨论今年赛局。
  
  “兴欣今年看来进不了总决赛了。”一位如是道。
  
  “万事没有绝对啊。”另一位答话:“不过我看今年轮回真是厉害,他们是不是到现在主场一场没输过?”
  
  “我没留意啊。”一个女生说道:“但微草不是在轮回主场赢了吗。”
  
  “是吗。”说万事没绝对的那位倒没什么尴尬:“那也是厉害了啊。”
  
  “今年霸图怎么样?”评判了兴欣的那一位又道:“这场票真买亏了,这团队赛真是没什么说的了,兴欣简直是被撵着打的嘛。”
  
  叶修回头继续吃菜,韩文清似乎也听到了那边一群小白的对话。
  
  事实总是如此,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十分钟里掺杂的东西,毕竟热闹谁都会看。
  
  东子似乎正在端菜,自然而然也听到了这些人的对话,于是凑过去中气十足的表达见解了:“兴欣这场我看了,打的很棒啊。”
  
  一群人乐了,笑成一团:“大叔你也看荣耀啊。”
  
  “我玩荣耀的时候叶修还未成年呢!”东子朝叶修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扭过头嘻嘻哈哈道:“我说职业选手可都厉害着呢,别说什么兴欣被撵着打的话,没看后面苏沐橙那招反坦克吗?这是战术,战术,我这老人家都知道。”
  
  一群人还是乐,听没见听进去谁也不知道,叶修用筷子将菜翻动了一下,他想吃底下有汤汁的地方,然后韩文清的筷子伸过来敲了一下他的筷子:“干什么。”
  
  忘了,韩文清这人不喜欢别人在菜里挑捡。
  
  可叶修是谁啊?从来没有韩文清不喜欢他就会不干的事,于是叶修继续在底下夹出菜来吃:“哎,你饿不饿,要不要吃饭?”
  
  韩文清看了一眼旁边还没开盖的一瓶啤酒,和叶修现在杯里的啤酒沫。
  
  喝一杯就真的是只喝一杯。
  
  “东子,来碗饭。”叶修没理会他那放在啤酒上的示意眼神,直接喊道。
  
  韩文清和叶修认识这么多年之后才发现叶修他其实非常懂得量力而行,不管他一开始的目标是什么,只要他觉得做不到了就会立刻撒手,但如果他认为一定能做到,那就是另外的事了。
  
  韩文清比赛前已经吃过了饭,现在也不是多饿,多出来的那瓶啤酒好在没有开盖,于是两人都放着那瓶啤酒没有管,一人一杯啤酒后,带着一点点麦芽发酵的酒精味吃了半碗饭。
  半碗饭就是叶修要了一碗饭,然后和韩文清一人一半分了。
  
  叶修干嘛要来和他喝一杯,韩文清大概也能想出来原因。
  老冯给叶修交代任务,说要给他个职务,这事其实韩文清早早知道,但是是从经理那听说的,到了这个时候,职业圈是还可以继续,当然,就算是叶修不想走,他也腆着脸继续,可实力在那里,谁都看得到,搁谁看你都是队伍里的致命弱点,追着你打那都是正常,所以韩文清也觉得是该退出,可是一年又一年,冠军总是拿不够的,经理知道他的心思,于是谈话谈了好几次。
  霸图永远是霸图,韩文清也可以永远是霸图的队长。
  就像嘉世,叶修可以永远是嘉世的人,只要他不走,可他走了,走了是希望让嘉世更好。
  所以韩文清也可以不是霸图的队长,只要霸图更好。
  但是韩文清说还想赛完这一场,那就赛完这一场。
  
  这么一来,你这边要劝人家走,这话就实在不好说出来了,太伤感,太难为情。
  
  你要叶修怎么和韩文清说“别留着霸图了,跟我干吧”,哦,他是能这么说,可他真不是那种腆着脸啥都能说的人。
  于是叶修想,那就喝点酒,人都说酒桌上最容易打开话匣子,所以就去喝酒,怎么样也比寡淡的聊着天好点。
  
  当然这事显然是三秒钟用脚趾头想的办法,简直就像没带脑子,叶修后知后觉发现这不是什么好主意。
  
  而且韩文清这人太固执,叶修都不喜欢劝。
  
  更重要的事,他就是看着韩文清的固执,觉得挺喜欢。
  你会劝一个人丢掉他你喜欢的东西吗?
  
  当然不会。
  
  
  
  
  
TBC.

评论
热度 ( 29 )
  1. _垣_越深山 转载了此文字
    码着
  2. 水榭淼淼越深山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