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韩叶】阡陌(01-04)

好文推荐

生赭石:

自我满足侦探paro


剧情主,偶尔发展点小暧昧


可能会坑【。




01


  门铃跟微波炉是一块响起来的。


  韩文清一手端着刚煮好的咖啡,将另一手捏着的尸检报告抵到腋下,扳闭电源,面无表情的去开门。


  "老韩。"门外的人笑着喊他,穿着一袭麦色长大衣,左右手各握着知名连锁饮料店的手拿杯。


  来人扫了室内一眼,问他:"刚下班啊。"


  其实他是下班后又被局里唤过去然后刚刚才到家的。韩文清看了一眼焖着的晚餐想,没有解释的必要。他没好气地环起手:"叶秋。"


  "先请我进屋如何?"不速之客摇了摇手上两罐热饮。"还有,现在是叶修了。"




  叶修是一个麻烦的傢伙。


  聪明的侦探,不可控制,整个空积城里的警员都很苦恼总是被他专美于前。有他经手的案子破案率相当之高;同时这个人也怪,不按牌理出牌、破坏现场、还曾私藏证据自己行动。


  当帮手时很强大,要是一闹腾起来实在是很头大。


  厉害,任性,捉摸不定。


  不过这些都是他被嘉世事务所炒了之前的事了,在他还被称作叶秋的时候。




  韩文清侧过身带上门,叶修一点也不客气地把自己摔进一旁的沙发椅,发出一声古怪的长叹:"真舒服。"他扭了两下把一手拿杯递到韩文清面前,示意给他。韩文清有些不耐烦的举起手上的马克杯拒绝。


  叶修笑了,笑声有些奇怪。"你以为我买饮料慰劳你加班?"


  "……"韩文清瞪着他接过罐装物,重量很轻。扳开模盖,里头捲着两张类似收据的纸条。"这是?"


  "关键咯。"叶修耸肩,空出的那只手拍了拍韩文清上臂夹着的尸检报告。"你明天上班时就能抓到凶手了。"那是一桩陷害自杀的案子,行凶者大意的留下诸多疑点,叶修拿来给他的恐怕是要素之一。


  "谢谢。"儘管知道这傢伙来绝不是单纯的好心,韩文清还是就事论事的道谢一声。他倾身要接过叶修手中另一罐却被躲开了。


  "做什么做什么。"叶修暗笑,"这是我要喝的啊。"他打该盖子,飘出了阵阵咖啡浓香。


  "……"




  韩文清坐到他对面的扶手椅上,嘴巴就着马克杯杯缘:"还有什么事。"语带浓厚的逐客味。


  叶修歪着头说:"可以的话请给我酒精、钳子、乾淨的绷带跟纱布。"


  "什么?"


  厨房的灯是亮的,而客厅只开了一盏小桌灯,明显可见度不佳。闻言韩文清皱着眉起身走近对方,仔细一看叶修额前的头发被汗打湿无力的蜷在皮肤上,勾着的嘴角终于有点垮了下来。


  韩文清近乎是粗暴的扯开他的浅色大衣,内里渗了血颜色浸深。"妈的。"他低低骂了一声,把叶修身上近乎报废的衬衫给扒了开来,腰侧简单做了止血却不难看出是一伤口。


  "这是怎么回事?"韩文清恼火的念着,一边把他背后的沙发枕移正。


  "枪伤,5.8口径的。"叶修嘶着声换了口气,"不致命但真他妈的疼。"


  韩文清很快的走去将大灯打开,回来时手上抱着一个急救箱,蹲在他身前开始处理那狰狞的口子。


  叶修嘶嘶哈哈的叠着气,纤长的指节紧紧抠着两旁扶手。韩文清是重案组的一队长,处理这类伤口讲求效率,叶修觉得快疼晕时听到了金属敲在大理石桌上的清脆声响,这才把他拉回现实。




  "要缝了。"韩文清锁着眉看他:"没有麻醉。"


  叶修头上全是汗,挺直身子方便对方工作。"我待会会问候你祖宗八代。"


  "我都直接缝,你忍忍。"韩文清挑出针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自己挂在椅背上的西服外套递过去。"咬住,一下就好了。"


  什么跟什么,还沦落到老韩来哄他。叶修摆了一个难看的笑回应:"接吻分泌脑内啡,让我咬你舌头怎么样。"


  叶修以为韩文清会迳自的捅他一针作为垃圾话的回应,没想到对方当真把嘴凑过来,"无所谓。"他说。叶修乾笑的别开脸,咬着质地细腻的西装外衣应声:"认真缝你的,歪了算帐。"




  韩文清便矮下身捣鼓去了。






02


  "说怎么搞的。"韩文清从浴室出来,看着米色沙发上的斑斑血迹有些头疼。叶修歪歪斜斜的坐在上头,身上套了一件房子主人的黑色衬衫,扣子意思意思的扣了三颗,底下刺眼的绷带若隐若现。


  "嗯哼……"他发出一个黏腻的鼻音,瞥看挂钟说:"这么晚啦。"


  时近午夜,窗外楼宇把死寂的暗色天空切成多边形,路灯要亮不亮,黑灯瞎火的有些诡异。韩文清走过去拉上帘子,脸色颇为阴沉。




  "不要转移话题。"


  "老韩,"叶修懒洋洋地叫他,"我想你可以猜到。"


  韩文清黑着脸语气不善:"惹火了太多人,现在没了后盾被趁机报復。"


  乾巴巴的笑了两声,叶修手掌贴着偏一边的脑袋,"总的来说是这样。"


  "别想呼咙我。"韩文清怒了,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挺响,他气势万钧的走了过去。"给我交代清楚。"


  叶修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正起上身来迎着他的视线。


  "嘛有些大案子总会有落网之鱼,这就跟你想的一样了。的确离开嘉世的消息传出去后有被两三个残党缠着不好脱身。"


  韩文清双手交叉抱胸等他的下文。


  叶修平淡的说:"应该早要想到的,嘉世那边也心狠手辣,想要混乱之中除掉我。"他漫不经心地低头看了看手心手背,眨眨眼以为自己会笑,可是他没有。




  "嘉世上周把你赶出去,然后就要你的命?"韩文清黑着脸冷哼一声,"之后再哭着说因为你得罪了某个帮派组织才落得如此下场。"


  "融会贯通,不错不错。"叶修给他拍了拍手。


  "岂有此理。"韩文清没理他,咬着牙说:"你现在住哪?可以申请庇护。"这人也帮助当局破了不少必须摆上檯面的案子,算是亦敌亦友的关係,若说被犯罪人士恶意报復他们应要负起一定责任。


  叶修噗哧一笑:"别吧,说出去多坏名声。"他看韩文清尚为不满的眼神,补了一句:"我住在离这儿四五十分钟车程的酒吧,老板娘人不错。"


  "有谁知道这事?"


  "嗯,沐橙。"叶修喝了口水,"现在多了你。"


  韩文清点点头,他也算是跟叶苏两人认识好几年了。对苏沐橙起初是没什么印象的,叶修也只有三言两语介绍过他俩算是发小,苏沐橙跟她哥哥是孤儿,哥哥聪明机伶在债券及即日交易上小有成绩,此也促成叶修认识他们兄妹的契机。


  小孩子没有本金只能自凭本事,从事的便是游走法律边缘的灰色地带,在警方跟黑道间夹缝求生。经过了不少事,叶修护着苏沐橙让她活了下来,还有多少祕密韩文清不清楚,只知道如今苏沐橙是嘉世事务所的一大王牌,精通枪械,掩护战打得极好,平时一些搜集情报的活儿也能摇身变成各路名媛活动于一线。


  虽是叶修最得力的助手,但对嘉世来讲也是不可或缺的人才,暂时不会有危险。




  "今天住下来,明天跟我到局里一趟。"韩文清说,他收拾起桌上乱七八糟的纱布跟瓶瓶罐罐。


  "哦,"叶修笑了笑,"不至于吧。"


  "你指哪个?"


  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叶修没有回他。


  韩文清警戒地眯起眼瞪他,良久后叹了一口气。


  "伤者睡床。"


  "不用不用,我满喜欢这沙发的。"他攀着扶手一动不动。


  "叶修。"韩文清低低的喊了他名字一声,近乎咬牙切齿:"你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


  叶修转了转眼珠子,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03


  清晨的阳光由窗外爬进酒吧,给铜黄的木製桌椅染了一层欣欣向荣的生气,暖光洩进深浅不一的木纹里,随着时间推进蜿蜿蜒蜒地汇到一块。


  还没到兴欣酒吧的营业时间,陈果走下楼梯时仍有些睡意,她打算先去对巷的餐车买杯浓缩咖啡提神,再来想想昨天弄丢的两张收据到底是丢哪儿去了。陈老板娘打着呵欠同时听见后门被推开,老旧的铁门发出凄厉的抗议声,那东西鏽蚀得厉害,平时不会有人从那头进出,时间一久便也忘了汰换。陈果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随后传来的人声交谈她怎样也无法忽略。




  她皱着眉点开监视器,有两个男人,刚好都是她知道却也不是多熟悉的。


  其一她花了点时间才认出来,韩文清韩队长。若不是知道这人是警探,第一时间可能会以为是个干不法勾当的,毕竟那脸又凶又黑,不怒自威。酒吧是个龙蛇混杂之处,跟警方打交道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其二是一周前来到这儿说想打点零工的青年,看上去懒懒散散的,陈果本以为是个职场或情场失意的年轻人,瞧他一副窝囊样便想给两杯打发打发,没想到那人苦着脸说他不能喝。


  陈果半嘲笑半狐疑:"你要来酒吧打工却不能喝酒?"


  "对街卖鸡蛋捲的老板其实有蛋过敏。"对方耸了耸肩:"这不冲突。"


  想了想好像挺有道理又哪儿怪怪的,陈果当下想到前几天刚走了上夜班的工读生,便想收了眼前这位看似没精神但也算乾乾淨淨的傢伙,就当成就一桩好事,即摆了摆手应了下来。




  如今这看似打不着关係的两人一块出现在酒吧后门,陈果嚥了口唾沫,那个称作叶修的失意小伙目前住在楼上的储物间,空间不大看他来时也是啥都没带,不会其实藏了什么不法的东西,现在要被警方盘查吧。




  陈果脑内迅速地运转了各种狗血的可能性,最后还是决定过去问个清楚。


  "啊,老板娘。"叶修扬手打了招呼,看似没什么紧张的气氛让陈果安心了些。她先是对韩文清点了点头,韩文清也颔首向她打个照面。


  陈果按捺不住好奇心地转过头问一夜未归的叶食客:"怎么回事,你怎么跟韩队长在一块?"


  "老朋友老朋友。"叶修拍着韩文清的臂膀说,而韩大队的表情臭得像一点也不想承认这点。


  陈果略显意外,果然人说交往都是要互补的,不然这俩看上去没啥干係的人咋就碰一块了。"有这么个朋友,你被恶意解雇的事可以找他帮忙啊。"一周来叶修有向她说了些在上个工作环境的遭遇,虽然说得不清不楚,但陈果还是莫名地同情他。


  叶修嘿嘿一笑:"这不就找来了吗。"边说边拉着韩文清往楼上走。


  "打扰了。"韩文清顿顿的补了一句。




  陈果目送着他们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后知后觉的想韩队长看见自己朋友住在那鬼地方应该不会生气吧,毕竟从方才开始两人感情看上去好像谈不上多好。女人的直觉向她说着:或许是一个惹麻烦一个解决麻烦的关係。






  叶修领着韩文清推开储物间的门,堆叠杂物中孤苦伶仃的一张小床略显突兀。韩文清皱了皱眉脸色古怪:"你就住这?"叶修没搭理他,迳自搬开一叠又一叠的杂物堆,在手臂里抱着一大坨有盒子有资料的东西,手指按在上头嘴中叨着数,然后抽出了其中的一份档案。


  "我拚死拚活带出来的。"他递给韩文清。那东西用牛皮纸袋装着,乍看之下跟其他资料并无二致,也不是多沉。"嘉世就是发现不见了才在找我。"叶修补充道。


  韩文清打开了袋口,里头就是几份黑白复印的文件,用回形针兜着,看似平常。他瞧了几眼发现也不是那么平常,对叶修昨日神神叨叨的举动也心领神会了起来。






04


  "你昨天赶着回来就是要拿这个。"韩文清掀了掀那几张纸,语气平淡。


  叶修笑了笑,"看来是我多虑了,嘉世还没找到这儿。"韩文清来时有看了眼位置,兴欣酒吧离嘉世仅仅隔了一条街,叶修就是掐准这点才决定栖身于此,最危险的地方通常是相对安全的。


  谁也没想到这目标离自家大基地不到一公里呢。




  韩文清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把档案定格在某一页,眼神钉在密密麻麻的正黑字体上。"哥布林商人洛林。没想到嘉世跟他有来往。"


  洛林在黑市上算是大有来头,当然是干些不法交易;但他极其聪明,搜证困难重重,而且从阴从阳皆有部署。也不是干些出人命的勾当,所以韩文清对他的印象只在情报交易以及不法拍卖。


  会有哥布林商人之称则因为那人样貌尖嘴猴腮,身形矮小,手段阴恶,外界才传出这么一个称呼。但他本人好像也不感冒,认为这是有能力的神话象徵。


  "不是全部的员工。"叶修摇了摇头,为不牵动伤口小心翼翼的坐到床上。"只有位阶高一点的有在经营,只是最近频繁到让我起疑了,没想到要暗中出卖客户。"


  嘉世事务所前身是情报流通往来的嘉世酒吧,再来成了侦探社。一开始只是调查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像是窃盗以及外遇等等。在某次牵涉到人命的案子比警方更早侦破,报社便把从前干得有声有色的事蹟一同列出,从此声名大噪。逐渐从普通的侦探社改建成事务所,依然能够谘询各种项目,从保护计画到武器交易,进而给客户提供保管物品或人事的管道。


  而随着这事业的发展顺遂,越做越大,理所当然会被不法势力盯上。帮派分子私底下跟嘉世人员来往,先是从收了黑帮的好处即避开某些敏感案子,之后还有帮助销毁证据从中获利。


  现在跟哥布林商人共同参与的这一项目,看来牺牲客户利益并赶尽杀绝的事都干得出来了。




  "洛林为了密银吊坠也是尽心尽力。"叶修把一袋档案收了起来,悠悠的点了根烟摆上窗台。"白巫女知道铁定气死了,锁在嘉世的一世珍宝就这样被卖了。"


  白巫女是上了年纪的收藏家,不以真名见人,有权有势的赛恩大房。赛恩在北方从事採冰事业腾黄发达,跟洛林是亲戚,有哥布林领主冰霜赛恩之称。这也是洛林能够为所欲为的靠山之一。


  叶修是见过几眼吊坠的人,那天老妇穿着一身白色套装,头发跟皮肤同样花白,泪眼婆娑地看项鍊被封到小盒子里,再被锁进大箱子,层层机关把心里头的回忆缅怀嵌了进去,机械冰冷的运作声又近又远,残酷且轻易的划分出岁月时光。


  几年前他也是目送着那全白的妇人颤抖的肩膀走出地道的。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清烟想着。她是老了,戴不动年轻的心了,也承载不住思念跟冀愿,只能将其尘封,试图让那东西离她的年华越近越好。




  韩文清瞧着烟雾从窗边冉冉升起,盯着盯着便皱起了眉。"那也要她发现,至少赝品是够拟真了。"


  "她年纪大了,丈夫常年不在,郁郁寡欢。洛林抓准时机把她名下的珍宝打劫过来,再製造意外死亡的现场。"叶修道,顿了顿才补充:"最后一句是我推论的。"


  韩文清正觉得有哪里似曾相似,就见叶修哼哼两声笑了。


  "这么说来,跟你手上处理的那件陷害自杀挺像的。"


  在他一讲完那句话的同时韩文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的铃声很平板无趣,在这个时候倒添了几分说不出来的张力,韩文清看了眼屏幕便接了起来。




  "喂?"


  叶修算是半打趣半无聊的睐着韩文清瞧,从他接听来电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一分一秒的变成大黑脸,然后切断通话提着自己的外套就要往下走。


  "我要去局里一趟。"韩文清开了门,犹豫不到半秒转过头说:"你也过来。"


  "死人了吗?"叶修撑着下颚懒洋洋的道。


  "废话少……你说什么?"噎了一声,韩文清古怪的看向他。"你知道?"


  叶修把窗台的烟捏在手里,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那两张收据也用不着了,还给老板娘吧。"他意指前一晚信誓旦旦拿给韩文清的铁证。


  这模稜两可的态度又让韩文清一阵气急攻心,大步流星的迈了过去揪住了他的领子,火大的声音近乎是挤着牙关出来的:"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力道之大,叶修被他晃痛了旧伤,白着脸嘶了两声才让韩文清讪讪的放开他。但还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铁着脸要叶修全盘托出。




  叶修按着眼窝矮下身把床板下的贝雷塔手枪端到外衣里,慢吞吞地对脸色不善的韩文清说:"边开车边说吧。"




tbc




之前发现边写边带设定会有不少bug【爆


所以写多一点再放上来;;>_<;;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 ( 164 )
  1. 水榭淼淼生赭石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