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韩叶】无巧不成书(1)(ABO)

好文推荐

生赭石:

原作背景韩A叶O


没有肉可是挺黄的,慎慎慎






  在世邀赛结束,十一赛季常规赛赛程过半的现在,韩文清想,他考虑过不少关于再次见到叶修时的场景——但没有一个符合当下。


  叶修站在楼梯边作势往下走,按着扶手的掌根一动不动,很明显沿着视线觑见站在一楼的韩文清。他们惊愕的眼神撞在一块,韩文清先从楼梯口侧身,用意明瞭等他下楼。


  他当然注意到了叶修随意拎着的购物篮,里头的用品不断彰显着它的存在感,跟这间店别无二致。


  韩文清在能够思考是否得体之前,仅是木着神经注视着平躺在购物篮里的情趣商品。


  到这里来完全是个错误,他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




  当韩文清收到不常联络的表弟捎来的消息时,没有想得太多。弹出的窗口写着"新店开张,欢迎来看看"配合一个得意的小黄脸,这种群发讯息当下看过即止,没意料到几天后对方主动联系上来。


  视窗跳出:"表哥,你会来B市吗?"对方知道他是电竞选手,但对荣耀也没有太多关注,只知道是会巡迴打比赛的职业人士。


  韩文清想了会,检查过赛程。他回:"嗯,两周后。"


  "那顺便来看看吧。"句末附了一串地址,韩文清没做多想,记到备忘录就去盥洗了。他对表弟的印象不差,但也不深入,逢年过节见上几次面,记忆中比他小四岁左右。




  他专注赛事,当再度想起这件事时是因回程班机的延误,他们得在B市多待一天。韩文清看着手机屏幕上简短的地址,离下住的饭店不近不远,决定绕去打招呼看看。


  乔装一如往昔的只戴了墨镜,那东西在他脸上像个凶器一样,效果拔群。


  不过现在韩文清抓着手机,表面像个寻仇的道上兄弟,内心其实复杂不解,再三检查是不是出了什么误会。


  他看着眼前的店面沉下脸色,门口的装饰在白天闪闪发光,花枝招展。


  那是一间情趣用品店。




  韩文清在店门前进行一番思想斗争,发现好像呆伫在这显得更惹眼。霸图队长踩着决绝的步子毅然决然推开玻璃门,摇响新装潢的风铃,他觉得刺耳得要命。


  他看见表弟从柜台下方探出头来,看到是自己便喜行于色的站直,韩文清摘下墨镜,决定无视对方身上猖狂的桃粉色围裙。进门后的陈设小而朴素,入眼的顶多是些抑制剂跟中和喷雾。


  室内空间不大,所以韩文清一下就发现了大而夸张的楼梯。楼梯紧贴的牆面挂着壁纸,画满了爱心箭头往二楼指,标语用红字加粗写着"往天堂"以及一个大红心。


  韩文清的额角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表哥。"他的表弟从L型前台的矮门跨出来,站到他面前打招呼。


  "嗯。"韩文清装模作样的环顾周围,"开工大吉。"他说。


  对方闻言哈哈的笑了两声,手探到围裙口袋间翻了翻,掏出一个方形的包装。


  "嘿,来店礼。"小他四岁的情趣用品店店长把一盒保险套塞进他手里。


  "……"韩文清面无表情:"谢谢。"薄荷口味,飙马型。




  他的表弟明显没瞧出他的无奈,蹲在地上打开一箱中和剂检查上头的瓶盖,然后閒话家常:"为了顾客的心理状态,我们将商品都放在二楼。"他抬头用下巴指了指"天堂"说:"我对我们家的经典热销款很有信心。"


  赤裸裸地邀请韩文清上去逛逛。霸图队长看着那露骨的标语,头皮无预警地一阵麻。


  僵了两秒,好似对方终于察觉到他的尴尬,张着嘴支吾半天。韩文清正想开口编一个离开这儿的理由,表弟先抢了话头:"啊,抱歉,你是Alpha对吧。"他的语气如实充满歉意,"别担心,楼上有用拉门分Alpha、Beta跟Omega专用区的。"


  "……"


  "如果有需要,店里也有免费的中和及隔离喷雾可以使用。"他带着诚恳的笑意,"不过你应该已经喷过了,我一时才没注意到。"


  韩文清思考他的生命中,应该没有比抓着一盒安全套木然地站在情趣用品店中,更茫然的情况了。




  店不大,他往楼梯方向移动,打算张望两眼意思意思,做足礼数再离开。


  "嘿对,我可以介绍你一些Omega伴侣绝对会喜欢的玩具。"


  "我没……"韩文清反驳到一半便停下了,他当然不是个会话说一半的人。不过当一眼瞥见老相识从二楼楼梯口出现时,即便是他也没办法好好把话说完。


  他在"天堂"的出入口看见许久不见的叶修。




  叶修看到他出现在这明显也吓了一跳,僵了两秒后回过神来,他一边下楼梯一边说:"出于礼貌是不是该先说声好久不见?"


  的确是近半年没有老对手的消息了。世邀赛结束后叶修又玩了人间蒸发,以为十一赛季会继续在兴欣进行幕前幕后的协助,而赛初他们的老板娘在媒体前悻悻然地否定这些谣言。




  韩文清声色俱厉的问他:"你到哪去了?"


  "这不是见到了?"叶修看着他的掌心嗤笑:"倒是没想到老韩你玩满大的,飙马型。"


  "……"其他想质问的话都被叶修调侃的语气跟视线打回虚无。


  蹲踞在地上的店长整理好一箱瓶罐,拍着膝头站起身来,看着客人跟他的表哥在讲话,便渡了过去。"认识的?"他笑着问。


  韩文清嗯了一声,叶修只是笑了一下,面向来者从购物篮里捉出一硅胶製条状物。"店长,有七频变速的吗?"


  韩文清的眉角跳得更厉害了,他见自己的表弟语气非常遗憾地说:"那款缺货可严重了,已经通知工厂赶工,你下周来看看吧?"


  "好,谢谢。"叶修笑着回道。


  "不过你可以考虑看看新产品。"店长跃跃欲试,"在Omega区的左边数来第二排,好评如潮呢。我带你去吧?"


  "没关係,你忙吧。"叶修笑着拒绝了热情的店长,他瞥了韩文清一眼,"我们上楼聊?"


  韩文清瞪着他,用齿缝挤出一个好字。




  他考虑过不少关于再次见到叶修时的场景——但没有一个符合当下。


  在情趣用品店的Omega专区。




  韩文清努力无视货柜架间像节肢动物的硅胶产品,不愿承认潜意识中清楚领悟这些都是Alpha的敌人,可笑又可恨。叶修把购物篮放在地上,把玩一个形状狰狞的前列腺按摩棒,像拿着一条当早点的油条。


  若不是现下的情况太过诡异,身为Alpha的韩文清恐怕会对这个画面又怒又火。


  "你先说还我先说?"叶修回过头瞧他。


  韩文清意会,他简短有力的解释:"楼下那位是我表弟,来B市比赛顺便看看。"


  "那敢情好,算我员工价吧。"叶修弯着眼角看他,"之前都买网店的,附近开了实体就过来看看。"


  "……"韩文清没回他的废话,迳自接着问:"你消失到哪去了?"


  "尽孝道。"叶修甩了甩手上的假油条。"然后养身体。"


  韩文清发现对方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他身上一股中和喷雾的味道,少了记忆中的烟味。


  "戒烟了?"


  叶修语带笑意:"可不只,你说我在这做什么?"


  "你不用抑制剂了。"韩文清领悟很快。


  联盟很重视选手隐私的保护,虽说叶修没刻意隐瞒身分,为了避免麻烦的情况他吃抑制剂。大多数人认为他是个Beta,除了一些旧识,韩文清是其中之一。


  叶修是个Omega,那不会影响什么。他们依然相互较劲,是友是敌,散尽浑身解数要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无论如何想要赢过对方。


  这么多年来,有增无减,愈久弥香。




  就在他沉浸于各类回忆时,叶修好看的手指扳开握柄的开关,韩文清觉得没有比振动的嗡响更讨人厌的声音了。叶修一边摆弄试用品一边说:"瞧这些进步的科技,断药者的福音。"


  韩文清用尽全身的自制力不去想脑内浮现的糟糕画面,但成效不佳,他试图皱眉却不受控制的红了耳朵。


  更糟的是还被叶修发现了。




  他的十年宿敌拿着形状可笑的色情玩具,用平淡的语气夸张地说:"老韩,告诉我是灯光问题,你脸都红了。"


  韩文清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是灯光问题,我是个Alpha。"


  "你是个Alpha。"叶修重复道。"却对Omega的按摩棒脸红了,这很……"奇怪。叶修想,但不该这么说。他把手上的长条节状物品递到韩文清手中,没拿保险套的那只。"如果需要可以私敲我,哥教你。"


  "你搞错了。"韩文清冷着脸要解开海沟深的误会,叶修却对他报以睿智温和的笑容,用一种我明白的口气:"这没什么丢人的,相信你表弟也明白。"


  韩文清有时候很讨厌叶修嘲弄讽刺的神情,不过他现在宁愿看见对方的招牌嘲讽笑脸,而不是对他投以释然的微笑。




  "不是。"韩文清觉得他的额角快要冲出血了,把那个形状雄伟的情趣用品砸回架上。他组织了语言半天,堂堂一霸图队长,此时却鑽牛角尖起来。说出"我是想到你自己解决的模样而脸红的"这种话,一点也没有比较好。


  在韩文清自个儿纠结时,叶修又拎了几个东西过来。


  "老韩,初学者我建议用这个。"他将一个情趣蛋跟一摞不锈钢小球放到韩文清手心。


  韩文清捏起那个铁製物品,皱着眉问他:"这是什么?"


  "肛塞。"叶修带着笑意拍了拍他的上臂,"这方面我算你的前辈了。"


  韩文清觉得再不纠正他事情将会一发不可收拾。他深深吸了一口长气,说:"我对这些没兴趣。"




tbc




上一篇文先撤下,满多地方待改orz


开个轻松的傻黄甜坑.....



评论
热度 ( 285 )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