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淼淼

因为关注的太太很多,喜欢的收藏的文也太多了,某些连载文有时候不好找,某些经典的文想重温也不好找。我不会弄链接,所以出此下策转载了,转载的文都只有第一章,只为指路和推荐。可能会没注意某些太太是不授权转载的,如有得罪,请私我。立马删除。带来困扰请原谅。跪谢_(:з」∠)_

【黑遍全联盟】韩文清不说话

哈哈哈……这样的好文必须推荐……

荥蟹:

 脑洞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个梗来源于原著中老韩经常说的“一如既往”


有cp吗?好像没有


如果看出来了就表示你吃那一对好了


最后一遍【我是文手,是文手,是文手】


================================


1.


       韩文清其实是一个不太善于说话的人。


 


2.


       最早发现这件事的人是苏沐秋。


       “你知道吗,”苏沐秋一边挥舞着泡面叉子一边说,“我发现大漠他不爱说话。”


       “坐远点,别把口水喷我身上。”叶修嫌弃地挪开十厘米,“有吗,我没多大感觉。”


       苏沐秋吸了口泡面:“他每天都找你pk,但压根没说过几句吧。特别是第一次,除了你问的几个问题他回答了一点外,好像连招呼都没打就上来了。”


       叶修:“他有打字回复。”


       “可他的确没怎么说话,这是事实。”苏沐秋非常肯定。


       叶修回忆了一下:“好像也是。”


       苏沐秋:“我来猜猜为什么......”


       叶修:“你有这功夫在这八卦,还不如去多打点材料。”


       苏沐秋一拍脑门:“我知道了!”


       叶修:“知道什么了?”


       苏沐秋义正词严:“大漠他,是个高冷。”


       叶修:“......我怀疑你脑子是有点毛病。”


 


3.


       苏沐秋:“不开玩笑,其实我觉得大漠词穷。”


       叶修:“我也不开玩笑,其实我觉得你刚刚在用屁股思考。”


       苏沐秋哭:“我说真的。”


       叶修慈祥地抚摸着苏沐秋的狗头:“瞧瞧这傻孩子,脑袋里成天想的的是些什么哟......”


       苏沐秋:“日。”


 


4.


       即便苏沐秋在小天使的簇拥中头顶光环去围观上帝后,叶修都没有信过苏沐秋当时的屁话。


       一直到第二赛季第一场霸图主场对嘉世的常规赛。


       韩文清板着一张脸走到叶修面前,开口问:


       “有时间吗?”


       叶修看了看这边欢天喜地的嘉世队员,又瞧了瞧对面满脸不甘的霸图队员,干脆地回答:“只要不是叫我过去群殴。”


       韩文清:“出去吃个饭,就我们两人。”


       叶修扫了眼韩文清的表情:“我觉得跟你出去会危及我的人身安全。”


       韩文清:“XX街XX号X记火锅,十点半门口见。”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叶修耸耸肩:“好吧。”


       心想苏沐秋那死伢猜的还真准,韩文清这人是真高冷。


 


5.


       见面,入座,点单,上菜,开吃。


       静寂无言。


       叶修忍不住了。


       他用筷子戳了戳对面人的盘子:“韩文清同志,莫非你是找不到女朋友太寂寞,就约我出来凑个数?我也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都是赶着回去复盘的人,有事快说。”


       韩文清把端起的生肉下到锅里,放下筷子,端正坐好,表情肃穆。


       他缓缓开口:“你......”


       叶修认真。


       韩文清:“我......”


       叶修继续认真。


       韩文清:“等等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叶修:“大哥你是不是词穷啊?”


       韩文清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


       叶修觉得苏沐秋绝对是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言灵。


 


6.


       韩文清:“我找你就是为了商量一下这事。”


       叶修捞了一粒肉丸:“商量词穷?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韩文清:“就是......”


       韩文清:“那啥......”


       韩文清一拍桌子:“妈的我想说什么来着?”


       叶修连忙制止:“所以说是语言组织能力有点问题对吧?”


       韩文清:“对。”


       叶修好奇:“什么时候有的毛病?”


       韩文清思考了一会,回答:“小学开始。”


       “那大概是家庭影响了。”叶修嚼着肉丸断言,“不过我看你现在和我对话如流,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也不像是语言组织能力不行啊。”


       韩文清摇了摇头,沉默。


       叶修挑了挑眉,等待回答。


       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


       叶修扶额:“好吧我明白了,但你也用不着弧我啊。”


       韩文清:“是真不会描述。”


       叶修:“于是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讨论讨论怎么解决你这毛病?”


       韩文清诚恳点头。


       叶修思索了一会,摆摆手:“那这顿就你给请了啊。”


 


7.


       叶修开始询问症状:“平时和人交流是怎么样的?会主动和别人说话吗?字数多少?经常弧吗?”


       韩文清思考十秒,回答:“你还是一句句问吧。”


       叶修:“.......第一个问题我想我知道了。”


       叶修:“你开口说话的字数一般都是多少?”


       韩文清:“视情况而定。”


       叶修:“是不是根据想表达意思的复杂程度来决定的?思考时间也是这样吗?”


       韩文清:“是。”


       叶修伸出勺子去捞锅里的河粉:“怪不得沐秋会觉得你高冷.现在看来,一问一答的交流方式对你来说适应得来。你平时会有很多想法表达不出来吗?”


       韩文清:“非常多。”


       叶修把捞起的河粉装到碗里:“那你在表达不出的时候内心活动是怎么样的?”


       韩文清:“很着急。”


       叶修吃了一口河粉:“具体?”


       韩文清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叶修怕他又拍桌:“算了你先别想。换个问法,你平时表达不出自己想说的话,会很激动吗?就像刚刚那样。”


       韩文清也夹起一块羊肉:“刚刚是特殊,平时不会。”


       叶修:“那你还控制得蛮好。”


       韩文清:“但我会忍不住骂街。”


       叶修:“......”


       他突然知道为什么那些霸图队员是怎么被被眼前这人训哭的了。


 


8.


       “我帮你练习一下吧,练久了应该就会正常了。”叶修提议。 


       韩文清点头:“好。”


       叶修又咽下一大口河粉:“假设一个这样的场景,你们老板找你商议战队事务,主要是赞助商方面的委托代言,你不想参加......”


       韩文清打断:“这不是你吗?”


       叶修:“别打断,这时你会怎么拒绝老板?”


       韩文清:“我不参加。”


       叶修:“委婉点。”


       韩文清:“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想参加。”


       叶修敲敲筷子:“老板让你阐述理由。”


       韩文清:“老板一般不会问理由。”


       叶修好奇:“为什么?”


       韩文清抬起头,正正面对叶修的目光。


       叶修盯了一会韩文清的面孔,觉得自己提出“老板会反对韩文清意见”这个假设真的是脑袋被驴踢了。


       他很沉重,很沉重地夹起最后一筷子河粉,塞进嘴里,慢慢咀嚼。


       “有的时候,”叶修说,“我真的很怀疑你爹妈是黑社会。”


       “不然,你怎么就能长出这张脸呢?”


 


8.


       “我建议你以后还是多找我出来谈谈天,毕竟这么憋心里也不好,”叶修一边嚼着羊肉一边真诚地望着韩文清,“我也能帮你训练一下语言表达能力。” 


       韩文清:“你就是想有个人请吃饭吧。”


 


9.


       吴雪峰发现,他们家的小队长经常在嘉世对霸图的比赛后不知去向,很晚才回来复盘。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霸图队里。


       他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这两人肯定是出去浪了。


       但他总是有点担心,万一这两个家伙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呢?万一这两人在网吧里被围观了呢?万一这两人走着走着就打起来了呢?


       真是不省心孩子。吴雪峰叹气。


       “雪峰啊,我出去一趟。”叶修跟吴雪峰打了个招呼。


       吴雪峰拉住叶修:“等等,你和韩队去哪?”


       叶修停了下来,“去吃饭啊。”他想了想,神秘一笑:“你要不要来?老韩他请客。”


       吴雪峰有些疑惑,但也跟着过去了,毕竟总怕这两人闹出什么乱子来。


       于是他就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词穷,俗称语言表达能力不好。


       而且还是韩文清词穷。


       而且词穷的后果是骂街。


       吴雪峰感觉自己三观都被刷新了。


       俄滴个姥姥哦


       地球要爆炸了吗?


       叶修同情地拍了拍吴雪峰的肩:


       “这还是接受过我训练后的韩文清。”


       吴雪峰瞬间觉得叶修这个人真不容易。


 


10.


       个屁。


       如果时间能倒流,吴雪峰真想倒回去扇自己俩耳刮子。


       眼前两人正在激烈地讨论。


       准确地说,是叶修正在激烈地传教。


       韩文清拎起一串烤韭菜:“新闻发布会问题很大。”


       叶修啃下一串猪排骨:“是不是那些记者问的问题太刁钻了?”


       韩文清点头。


       叶修:“是不是老板还说要委婉回答,不要毁坏战队形象?”


       韩文清继续点头。


       叶修狠狠嚼着猪排骨,“我就说嘛,天下老板都一个样。什么新闻发布会,都是折腾人的。”说着他又拍拍胸脯:“没事,我教你一招。”


       吴雪峰心想,


       你压根就没露过面,


       净瞎鸡巴扯吧你。


 


11.


       叶修:“是不是觉得那些战术那些操作给记者说了他们也听不懂?”


       韩文清啃烤羊肉:“对。”


       叶修:“是不是觉得记者老是问一些敏感的问题让你很为难?”


       韩文清擦嘴:“是,有的时候找不到话说。”


       叶修:“沉默又容易造成误会,所以这时候沉默也不好。”


       韩文清深有体会地点头。


       叶修:“所以啊,你应该一上来就散发着一种严肃的气场。”


       韩文清:“哦?”


       叶修挥舞着竹签:“你想想啊,只要一上来就摆着严肃的表情,给人的感觉肯定就是高冷,再配上你这张脸,沉默就很正常了。”


       韩文清:“好像很有道理。”


       叶修继续说:“如果到了非回答问题不可,但问题很敏感的时候,就应该转移话题走向。这个对你来说太难了,所以我们要制造一个模棱两可的口头禅,标准常用语,遇到问题就答这句。”


       韩文清挑眉:“具体说说?”


       叶修一签子扎泡沫盒上:“我看你们队那句‘一如既往’就不错,够模棱两可。”


       接着他又拿起一串烤香肠:“你说一句来听听?”


       韩文清:“一如既往。”


       叶修:“感觉还是不行,你应该换个表情,义正词严的那种。”


       韩文清义正词严:“一如既往。”


       叶修盯了韩文清一会,默默低下头啃香肠。


       “不是我说你,”他说,“但我觉得你刚刚的表情真的很像要宣传‘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12.


       韩文清:“不行吗?”


       叶修:“行行行就这表情,现在我们来演练一下。”


       叶修:“您好,请问您对于嘉世今天针对牧师的战术方针有何看法?霸图战队会做出什么调整?”


       韩文清义正词严:“一如既往。”


       叶修:“您好,请问您对于皇风刚才宣布的决策有何看法?”


       韩文清义正词严:“一如既往”


       叶修:“您好,请问您对于有关您欺凌队员一事有何看法呢?”


       韩文清义正词严:“一如既往。”


       韩文清:“等等?????”


 


13.


       吴雪峰心累地看着他们。


       一个从来不出席发布会的不安分子在引导一个词穷就骂街的五好青年走上不归路。


       如果可以,他真想为那些新闻发言官和记者们掬一把同情泪。


 


       他们!!


       真是!!


       太辛苦了!!


 


14.


       新闻发布会上,韩文清面对众多记者,摆出了“你们他妈都欠老子五百万”的表情,提问的记者一下子就比往常少了许多。


       “你。”韩文清点名示意了一下。


       一个瘦弱的男记者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提了一个问题:“对于有传言霸图战队内部不和的消息,您有什么看法?”


       韩文清沉思,沉思,沉思。


       实际上是在死命憋词。


       男记者见韩文清不回答,有些疑惑,想继续发问。


       这时韩文清摆出了一个“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神情,庄重而有力地说出一句话:


       “一如既往。”


        众人一听,哇,还有理啊,霸图队长真汉子!纷纷鼓掌。


        他们又反应过来,这回答好像也没什么营养吧?


        大家都期待地望着韩文清,想听他还能说些什么。


        结果人家又恢复那“你们都欠我五百万”的表情,闭口不言了。


 


15.


        荣耀圈新闻界从此又多了一个难缠的采访对象。


 


16.


       吴雪峰看到后简直泪流满面。


       叶秋,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结果他一转头就见到叶修拍着霸图队长的肩,夸对方干得漂亮。


       “记住了,以后都这么做。”他如是叮嘱。


       韩文清认真点头。


       吴雪峰继续泪流满面。


 


       记者啊


       你们真的好苦啊!!


 


17.


       张新杰对自己加入的霸图战队还是很满意的。


       宿舍卫生整洁,训练室卫生整洁,厕所卫生整洁,食堂卫生整洁。


       连队员们的作息时间表都特别规律特别健康,一点都不像整天打游戏的网瘾少年。


       特别开心,特别高兴。


       张新杰愉悦地走进训练室。


       看啊,有条有理的座位安排,严肃团结的队员们,还有和蔼可亲的队长。


       他一抬头,对上韩文清的目光。 


       和蔼可亲的队长


       和蔼


       可亲


       队长


       张新杰腿一软,赶紧扶了扶墙。


 


18.


       说实话,张新杰觉得韩文清这人长得真是......


       能止小儿夜啼。


 


19.


       尽管初次见面与想象中的有点有点偏差,但张新杰还是抱着与战队队员要好好相处的思想,努力了解队长生活。


       于是霸图队员们惊讶地发现新来的小伙子一点也不怕他们队长。


       甚至还说是刻意去接近。


       霸图队员们肃然起敬,


       有出息


       太有出息了!


 


20.


       张新杰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出息。


       队长和自己想象中的偏差的不是一点。


       根本就是银河系。


       鬼会知道他们队长根本就是个话废。


       话废也就算了,


       居然还骂街,


       条件反射的那种。


       一想到这一点,张新杰就觉得脑仁疼。


       队员们苦唉。


       他翻了翻行程表:“队长,喻队说周末有场友谊赛,问我们要不要去观战。”


       韩文清瞥了张新杰一眼:“哼。”


       张新杰扶额,


       队长,我知道这是同意,


       但下次能不能换个方式。


       你知不知道


       这样的回答


       很傲娇啊!!!!


 


21.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如何。


       但他很欣慰,


       终于有队员可以和他好好相处了。


       天知道他加入霸图以来,为了和队友们相处融洽而耗了多少脑细胞。


       但效果都不太显著。


       譬如,上一秒李艺博还一脸如沐春风,下一秒见到他就吓得缩成一团,紧张不已。


       再譬如,季冷正啃着排骨,一抬头看见看见对面坐下来的自己,就把骨头给啃碎了。


       又譬如,方才其乐融融的训练室,他进去后整个屋子就寂静无言了。


       标准的冷场王。


       他也不想啊,


       他不就是长得凶了一点,至于吗?


       除此之外,我对你们很温柔啊!!


       韩文清如是苦恼,一边又在教育秦牧云时词穷而狠狠训了他一顿。


       所以他才找叶修去谈心,就因为那家伙根本不怕他。


       现如今,阵友多了一个。


       “队长,这是今天的报告。”张新杰在周围人敬畏的目光中交上了表格。


       真是世纪好队友啊。


       韩文清感叹。


 


22.


       张新杰觉得,


      上天对他似乎太不公平了一些。


      世界观崩塌一次不够,两次不够,


      还要让他再崩塌第三次。


      当韩文清在与嘉世比完赛后,邀请他一起去吃个饭时,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和叶秋一块。”韩文清这么说。


       正常人会和刚干完一架的敌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吃饭吗?


       张新杰感觉韩文清叫上他八成就是为了过去劝架的。


       但他绝对想不到是这样的场景。


       三人在包厢里,围绕圆桌坐着,呈三角状


       叶修严肃地为每人倒了一杯茶,严肃地直坐,然后又严肃地宣布:


       “第23次语言能力训练座谈会开始。”


       然后他转头询问韩文清:“上次会议内容做笔记了吗?”


       韩文清掏出一个红黑色的小本,翻开念道:“上次会议内容是‘就如向老板委婉申请加薪一事的五点要素’。”


       叶修严肃地点头,问:“那韩文清同志,这次又有什么问题吗?”


       韩文清往后翻了一页:“如何与食堂大妈商议饭菜改良。”


       叶修点头:“很好,食堂伙食决定队员训练质量,我们有权向相关部门提议,这点你考虑很周到。”


       韩文清认真:“谢谢夸奖。”


       叶修转头看张新杰:“这位是石不转的接班人?”


       韩文清:“是的,这位同志对我的工作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我特地带他来协助会议召开。”


       叶修欣慰地看着张新杰:“小伙子,你很有前途啊。”


 


23.


       一定是哪里不对


       张新杰想


       我是不是在开第二十届四中全会


 


24.


       原来队长在每次和嘉世比完赛后都找叶秋出来谈心。


       原来叶秋知道队长话废。


       原来队长那么难搞,都是叶秋教的。


       原来这种会议已经开了23次。


       原来队长和叶秋很铁。


       霸图队员知道后估计要哭瞎了。


       “食堂的茄子盐放太多了对队员健康不好。”


       但为什么我要这么认真地坐在这里,还如此尽责地跟他们扯食堂饭菜?


 


25.


       张新杰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提出一个很重点的问题。


       “队长,我觉得,你主要问题在和队员们的相处方式上。”


       叶修回答:“这点我们在第十六次会议中已经讨论过了。”


       韩文清翻到那页,念:“第一点,表情严肃,树立威严形象......”


       张新杰:“不,队长,我觉得你不用太严肃,毕竟这张脸就可以镇得住场子。”


       韩文清继续念:“在细节处给予关心,比如队员受伤帮贴创口贴......”


       张新杰想了想,那队员估计得血溅三尺。


       ”队员睡前前去给予问候,队员......”


       张新杰:“我一直以为您在查寝。”


       韩文清:“......”


 


26.


       张新杰思考:“其实我觉得您要树立一个温柔可亲的形象。”


       叶修很感兴趣:“这位同志请讲。”


       张新杰拿起茶杯:“我觉得问题出在神情上,如果队长能经常微笑的话,给人的感觉会好很多。”


       叶修点头:“这个可以有。”


       韩文清:“怎么做?”


       叶修做出亲切地微笑:“像这样吗?”


       张新杰含着茶点头。


       韩文清观察了一会,


       然后提起面部肌肉,


       露出了一个


       银魂般的微笑。


       张新杰刚喝下去的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然后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桌面。


       叶修淡定起身,说:“我出去一下。”


       走出包厢,


       随后厕所方向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


       韩文清整张脸都快憋成南瓜了。


 


27.


       如果韩文清微笑,


       那离宇宙毁灭也不远了。


                                      ——张新杰


29.


        后来呢,


        联盟多了一个组织,


        叫发布会交流障碍组织。


        他们建了一个群,


        群主是叶修,


        成员依次是黄少天,韩文清,周泽楷。


        他们还会定期开一次会议,会议上交流各自心得,讨论未来展望。


        张新杰和肖时钦曾有幸目睹这一会议的召开。


       会议形成了韩文清不时提问和骂街为基础,黄少天和叶修双口相声齐飞,周泽楷全程点头鼓掌的格局。


       “那是所有战队宣传部负责人和记者们的噩梦,”张新杰如此断言,“我真的很高兴他们不在现场,否则可能会发生集体心脏病发一类的恶性伤亡事件。”


       “我真不知道那些新闻发言官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太佩服他们生存下去的勇气了。”肖时钦一边擦着眼镜下泪水一边说,“一个不出席发布会的人带领着一个话痨一个哑巴还有一个发布会毒瘤,这个配置可以让我去刷遍天下赞助商。”


 


28.


       后来的后来呢,


       叶修退役了。


       然后这厮又在全明星赛上整了一个大乱子。


       张新杰看着那个龙抬头,问旁边的韩文清:“你觉得叶秋这是什么意思?”


        韩文清回答:“我觉得他应该是想表达一点。”


        张新杰:“哪点?”


        韩文清思索了一会:“装完逼就跑,真他妈刺激。”


        张新杰:“......我竟觉得有理。”


 


29.  


       有关那个龙抬头,各家战队负责人都被采访了个遍,问看法问期望。


       采访到了霸图这。


       韩文清站在镜头前,又想起了叶修教他的那几招。


       “如果真的有想说的,就说出来,”印象中叶修边吃着烤串边告诉他,“有话直说也没什么不好的,可以表达自己的决心。”


       于是韩文清就直说了,


       他说:


       “我等你回来。”


 


30.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呢,


       叶修还真回来了。


       带着他的兴欣把各大战队从网游里杀到赛场上,杀得鸡飞狗跳,直奔冠军。


       令人兴奋的是,


       他终于出席发布会了。


       记者们喜极而泣


       伟大的耶和华,伟大的马克思,伟大的玛利亚。


       他奶奶的这家伙终于肯露面了。


       张新杰摇头


       你们都太天真了,


       看到韩文清没,


       叶修带出来的。


 


31.


       不负张新杰的厚望,


       叶修成为了又一个难搞的采访对象。


       特别难搞。 


       新闻发言官泪流满面:


       “哪个道长来收一下这个妖孽!”


       记者们苦大仇深地点头。


 


32.


       叶修:“第八届发布会交流障碍会议现在开始!让我们欢迎一下新成员,莫凡!”


       众人鼓掌。


       莫凡点头致意。


       叶修:“看看我们最出色,也是最老的一届成员,韩文清。莫凡同志,你要向老韩多多学习啊。”


       韩文清伸手,用力握了握莫凡的手。


       莫凡看了看韩文清的脸,觉得叶修真不是一般人。


 


33.


       张新杰看着发布会上沉默不言的莫凡。


       多好的孩子啊,又毁了一个。


 


34.


        没了?


        没了。


 


===============================


        end


银魂般的微笑


见下图



【谢谢妹子捉虫w】


就这样

评论 ( 2 )
热度 ( 1236 )

© 水榭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